10.0

2022-08-31发布:

淫术摄影师─01

精彩内容:

第一章 一親茉莉花

  黑夜裏,城市仍然燈火通明,道路上車水馬龍,兩旁的行人道上卻人流不多。一個戴著太陽眼鏡,外型俊朗的男子,一面拿著手提電話說話,一面步行向巨蛋體育館。

  「小胖子,你肯定那個陳萬凡接下來不會出現了吧!」

  「馬龍你放心,他剛才摟抱著昨晚結識的新歡,剛進了自己的大宅,沒有一、兩個小時也不會出來,再加上車程,你放心去幹那個茉莉好了。呵呵呵!只不過我擔心你會不會被人識穿真面目?」

  馬龍得意的撫著下巴,輕笑一聲道:「我找真田聖人那妖魔醫生整容,可是整整用了我十萬元,外表看來天衣無縫,跟陳萬凡的臉孔一模一樣。」

  小胖子淫笑說道:「那就好,委託人給了一百萬元,讓你去拍攝茉莉的性愛照片。要是失手,我的傭金可就泡湯了!」

  馬龍自信滿滿的看著自己的手掌說道:「你以爲我是誰?我可是綽號淫術攝影師的馬龍,死夜惡出品,我拍的制服誘惑系列,哪一個有錢人不是爭著要?憑我掌上的邪眼,這件工作真是易如反掌。」他的掌上浮現出第叁只眼睛,青色的瞳孔,冰冷的視線,氣氛詭異至極。

  挂線之後,馬龍大步而行,身爲狼人的他,擁有移植以來的邪眼。這只邪眼可以遊走于身上各處皮膚,不只是偷窺的至寶利器,他還能透過邪眼把看過的影像,用念寫刻印在數位相機的記憶卡或手提攝影機的光碟上。

  而且若不是他施法授權的人,觀看記憶卡和光碟上的影像時只會看到一片空白。

  憑著邪眼的異能,狼人的體格,馬龍在黑暗世界中胡作非爲,專門姦淫或勾引各種制服美女。女警、女法官、女醫生、女護士、女軍官、女僕和女售貨員,都曾經是死夜惡公司制服誘惑系列的主題。比起AV女優COSPLAY拍的成人片,還是真正的有吸引力,自認爲足以和被黑暗世界的妖魔和人類稱爲叁大奸魔的魔頭並稱。

  馬龍喃喃自語的說道:「這次的目標是二人組合,茉莉百合中的女歌手茉莉嗎?女明星我還是第一次玩呢!呵呵呵!沒有制服是有點缺憾,強姦女明星算是四大奸魔中洪伯強的特長,這次就由我試一試挑戰他的強項。」

  這時從路旁傳來一個聲音叫喚馬龍道:「這位兄台,我看你烏雲蓋頂,臉色發黑,不如讓我來指點一下迷津吧!」

  馬龍轉頭一看,發現路邊有一個算命攤檔,豎著一根寫著「星相、占蔔、風水大家卓英明」的旗幟。一個輪廓分明、五官深刻的中年漢子說道:「說得對的話,打賞幾個錢即可,說得不對,儘管來拆我的攤檔。」

  馬龍見還有時間,決定不妨一試,走到攤檔前的椅子坐下,伸出手掌給風水師卓英明看。

  卓英明檢視著馬龍的手掌說道:「公子的掌相跟面相不同,想必是整過容吧!」

  馬龍點頭承認。

  卓英明見說對了,興高采烈的繼續說道:「我看公子你出身富家,真有帝王將相之命!奈何爲情所困,流落江湖。所謂天若有情天亦老,公子你還是看開一點兒,女人如衣服,兄弟如手足,回頭是岸。」

  馬龍冷笑說道:「你看我穿著一身名牌才猜我是出身富家,帝王將相之命,不過信口胡言亂語,反正未來之事作不得準!至于女人,我自信相貌不俗,自然少不了。說點別的吧!」

  卓英明額冒冷汗的說道:「公子接下來將會有一個桃花劫,我勸你還是回頭是岸,不要輕易拈花惹草,否則隨時有性命之憂!」

  馬龍朗聲說道:「我看你來曆不明,意圖不軌,馬上就會有皮肉之傷。」

  馬龍出拳如風,直擊向卓英明的臉上。就在只差分毫就可以命中的當下,卓英明尖叫著跌倒地上。

  馬龍一腳踢翻攤檔,正想追打這個可疑的風水師的時候,卻發現他的人已失去蹤影了,只在地上留下一張九折卡。遠處傳來卓英明的聲音說道:「說錯了也請公子不要怪罪,我給你一陣九折卡作補償好了。公子好自爲之,回頭是岸啊!石榴裙下腥風血雨,牡丹花下死,作鬼也枉風流……」

  一向不相信風水命理之說的馬龍,心想自己仇敵衆多,這個風水師卓英明,相信定是暗裏跟蹤自己,尋找機會加以偷襲的敵人。什幺風水師,他才不信!

  馬龍自信滿滿的說道:「什幺桃花劫?現在有人付錢讓我去玩女明星,是桃花運才真!」說完他毫不客氣的撕掉那張九折卡。

  半個小時後在巨蛋運動場內,茉莉百合的演唱會剛剛結束,二人回到了化妝間。

  大部分的歌迷已經陸續離去,但在數萬人之中還有十分之一,圍在出口處不斷搖旗吶喊,等待茉莉百合離去時能夠再見上一面。

  「百合!」

  「茉莉!」

  「我們愛你!」

  由熱情的歌迷們身上,可以見證她們兩人受歡迎的程度。

  這時候,整容成陳萬凡的馬龍拿著一束玫瑰花推門而入,魅力十足微笑說道:「百合、茉莉,恭喜你們兩個的演唱會順利結束。」

  正準備卸妝的茉莉歡天喜地的說道:「不是說最後一天才來的嗎?」

  馬龍淫笑著說道:「我想念你,加上你那淫賤的身體!所以我提早來了。」

  茉莉嬌聲笑說道:「你這冤家,說誰的身體淫賤啊!長著一張俊臉,嘴巴那幺壞。」

  茉莉那張鵝蛋臉,即使不施脂粉也明豔照人,化妝之後更是豔如桃李。天使一樣的臉孔,魔鬼的身材,尤其是她外貞內淫,媚骨天生,那種含蓄中流露出來的放蕩與風騷的氣質!作爲明星,的確又有不同于一般美女之處。

  茉莉的身上,還穿著表演時釘滿珠片的裙子。不只粉雕玉琢的香肩與藕臂全露在外,裙子的背部更短止腰間,酥胸半露,叁分之一的雪白乳球也暴露出來,纖腰緊窄僅可盈握。下半身則短至芭蕾舞裙一樣,後面有像孔雀開屏似的羽毛裝飾,修長美腿被肌膚色的絲襪所包裹,腳上穿著數寸高的高跟鞋。

  眼角含春的茉莉望看百合,她淫笑著會意的站起身並說道:「今晚還要跟工作人員去慶祝的,你們可別拖延太久。」

  百合才剛關上房門,馬龍已經大膽的把茉莉摟進懷裏,一手按在她胸前的堅挺玉峰上加以按弄,深情款款的低頭說道:「表演時有沒有想我?」

  茉莉臉頰绯紅,淫聲說道:「想得內褲都濕了!」

  發覺自己掌中的乳房不只觸感嫩滑還彈力十足,馬龍對于茉莉的肉體相當滿意,卻對她的放蕩程度有點意外。

  馬龍跟茉莉睑貼著臉,對投懷送抱的她說道:「茉莉你這樣可不行哪!身爲萬人景仰的女歌手,一向以青春、純潔和清純形象示人,內裏卻這幺淫賤放蕩,要打屁股來懲罰你!」

  茉莉一點兒也不害怕,反而喜悅的在馬龍懷中嬌聲說道:「我們稍後一起跟工作人員去慶祝,然後到酒店去過夜,我等著你打我的屁股來加以懲罰呢!」

  早已慾火焚身的馬龍,低下頭咬在茉莉的耳珠上,用舌頭舔弄著她的耳輪,伸手摸到了茉莉腋下位置,拉下裙子的拉鏈。帶著興奮的神色說道:「我等不及了,我現在就要你!」

  期待世上會有潔身自愛,保有純潔的處子之身的女明星,原本就是妄想。馬龍決定接受現實,能夠把其他人只可遠觀不可接觸,以純情玉女形象示人的茉莉,摟在懷中隨意愛撫玩弄始終是一件難得的事。

  原本淫靡放浪的茉莉,這時候突然變得惶恐慌張,雖然她也有過不少男人,但在化妝間裏就直接做愛,這人未免太瘋狂和大膽了,說到底這也是工作場所的一部分。

  茉莉語帶抗拒的說道:「你不是認真的吧!稍後經理人會來的,而且我這衣服明天表演時還要穿給萬千歌迷看的,弄髒了可不行。」

  馬龍用手把拉鏈直往下拉,並在她粉嫩的脖子上用力的舔了一舔後說道:「經理人要看,就讓她看好了!衣服弄髒了大不了換一件。」

  茉莉擺出強硬的姿態,嚴厲得多的向馬龍說道:「不行!衣服弄髒了,怎能隨便找代替的。你要幹今晚到酒店去怎幺幹我也隨便你,現在可不行。」

  馬龍淫笑說道:「這種小事何必在意!」

  在舞台上豔光四射、儀態萬千的茉莉,現在于馬龍懷中尴尬的擡手推拒,要是被經理人看到,肯定又要被教訓一頓。不過受到馬龍的大膽與熱情刺激,茉莉的一顆芳心也不由得對俊朗的馬龍更爲傾慕,使她更期待今晚在酒店將會有怎樣激情的一夜。

  馬龍興奮不已,手到擒來的東西沒有挑戰性,就是要女方有點反抗的意願,才夠刺激、夠味道,馬龍獸性大發的說道:「女人越是說不要的話,男人就越想要!女人越是抗拒的時候,用強硬的手段得到她,那種滋味才叫人覺得越是刺激和快意,嘿嘿嘿嘿嘿!」

  馬龍大膽的強吻茉莉,分開她的香唇,把舌頭伸入她的口腔內,在她的香軟檀口內肆意侵犯挑釁。一對粗糙的手掌,分別從上下入侵,上面的一只手從被拉開的拉鏈處鑽入,直接撫弄茉莉那傲人的聖母峰,下面的一只手則鑽入她的超短迷你裙下,插入叁角褲之內,在被汗水湍濕的草原上迴旋撫弄。

  茉莉提高了音量不悅的叫道:「我都說不要了!現在我不幹,你聽到沒有?我可不是跟你開玩笑的!」

  面對表情變得冰冷,柳眉緊鎖臉罩寒霜,一副不容自己侵犯樣子的當紅女星,馬龍吐出濕滑滿是唾液的大舌舔在她嫩滑的臉蛋上說道:「嘿!我說要的時候,還輪得到你說不要嗎?再說你那淫賤的身體能夠拒絕我嗎?」

  馬龍捉著茉莉的一對纖手,把她整個人推向窗口,把她的一對手臂固定在她頭頂上。肆意侵犯這個在歌迷眼中神聖不可侵犯的女歌手,強吻、吸吮與舔弄在她的俏臉與粉頸上,另一只手則肆意侵犯她的桃花園,手指頭更闖進內裏濕熱溫暖的小穴穴內。

  嚇得六神無主的茉莉連臉色都變了,驚呼大叫道:「陳萬凡你瘋了嗎?給歌迷看到,或者給記者拍到照片怎幺辦?」茉莉激烈的反抗掙紮,一顆芳心恐懼不已,對她這既唱歌又演戲的當紅女星來說,形象真是比生命還重要!

  「啊啊啊……放開……放開啊!你這瘋子……蠢材……啊啊啊啊啊……」可是在極度的緊張和恐懼之下,茉莉同時感到體內傳來前所未有的官能刺激。女明星都有一種自我表演欲,喜歡成爲衆人矚目和焦點的對象,如今這慾望化成了暴露的興奮。再加上馬龍狂野熱情的侵犯與愛撫,她女性雌獸的本能爲之覺醒,使她內心深處渴求著進一步的侵犯。

  「不能弄髒裙子的!更不能被人看到我……啊啊啊啊啊…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……」茉莉的內心百感交集,除了羞恥、恐懼、愉悅、興奮和激情,她的花穴內也不由自製的滲出了更多黏稠溫熱的愛液。

  把食指和姆指伸進緊窄熾熱的花穴內抽抽插插,聽著耳邊茉莉發出的動聽喘息和低吟,馬龍透過窗外還看到數千瘋狂的歌迷聚在場外,不斷大喊中叫著茉莉、百合。

  「夠了,停手吧!算我求你。」茉莉軟弱無力的哀求說道,淚滿盈眶的她有如一頭待宰羔羊。

  「這時候還能停下來嗎?我又不是陽萎的!」馬龍咆哮著說道,不過要是被記者拍下照片可就不妙了。他拔下茉莉頭上的髮飾,頭也不回的向後一扔,準確的擊中燈的開關使之關掉。

  在瞬間變得漆黑的化妝間內,馬龍拉下茉莉的裙子,將之褪到腰間,讓她以赤裸的玉背面對窗外。

  上身全裸靠牆而立的茉莉,總算心下稍定,關了燈就沒有那幺容易引人注意,再說光線不足下拍出來的照片也看不清楚。

  髮絲紊亂的貼在臉上的茉莉語帶不安的說道:「不要在這裏!」

  馬龍撕碎覆蓋著茉莉桃花源的小褲褲,並埋首她那D級豐滿酥胸上,一面用力摩擦一面說道:「可是你真的願意我停下來嗎?你下面那張濕透了的小嘴兒不是這樣說的啊!雖然現在昏昏暗暗的看不清容貌,但你那些熱情的歌迷,肯定可以看到你那光裸的玉背!偶像歌手不是應該滿足和服務一下你的那些支持者嗎?」

  馬龍丟掉手中被扯爛的內褲,放開茉莉被捉緊的雙手,跪在茉莉的身下,把她下半截的迷你裙往上推高。今時今日雄霸樂壇的女歌手,除了纏在腰間的裙子和腳上的高跟鞋,在他的面前一絲不挂。

  目光火灼地瞪視著那被金黃色的汗珠與愛液所濡濕、被修剪過以便穿上性感舞衣、濃密黑森林下的桃花園。馬龍伸出舌頭,口交舌耕在茉莉那飽滿隆起的玉丘上。

  「唔!啊啊啊……你……啊啊啊啊啊啊……哈呀……哈呀……啊!」茉莉不自覺的發出了甜美的嬌喘呻吟,其聲清澈動聽有如天籁。身爲狼人的馬龍,他的舌頭比普通的人類更長更粗,而且表面更粗糙。被這條舌頭來回舔弄,撥弄著她的花瓣,偶而突刺一下淫水氾濫的花穴,使茉莉在這觸電似的快感下幾近瘋汪。

  茉莉的一對纖纖玉手按在馬龍的頭上,不是推拒,而是興奮得用力拉扯著他的頭髮。她原本盤在頭上紮成髻的烏黑髮絲,披散在嫩滑的香肩上。月色下欺霜賽雪的嬌膚,在漆黑的室內分外耀眼。

  在馬龍的舌頭鑽出、鑽入、舔弄和挑逗下,靠窗而立的女體顫抖繃緊,妩媚的扭動,不只香汗淋漓,花穴內更是淫水長流。

  「啊啊啊……陳萬凡……你……啊啊啊啊啊啊…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……」

  這時候茉莉的靈魂飄浮于快感的天國,腦中所思所想,只有在花穴內抽抽插插的手指,快要迷失自我。直到外面歌迷的喊叫聲傳來道:「那邊那個光著背的是不是茉莉?」

  這叫聲一傳出來,外面的歌迷就亂成了一團,嘈吵不堪,人人爭睹化妝間內的無限春光。

  除了卷在腰間的裙子,一絲不挂的茉莉嚇得不知如何是好,要是給外面的歌迷認出她的身份,她的演藝事業就完蛋了。

  恐懼得臉色發青的茉莉,猛推著馬龍的頭叫道:「快讓開!」

  「我偏偏不要!」馬龍由茉莉的桃花園前擡首上望,嘴角滿是愛液的他伸出舌頭舔乾淨嘴唇邊後,繼續淫聲說道:「下面的歌迷又看不到你下半身在做什幺,就算看到你背部全裸,你大不了事後對外辯稱自己還穿著那條露背的裙子!事實上你還真的穿著啊!呵呵呵!」

  馬龍說完又再用舌頭和手指輪流徘徊于花唇上,及鑽入內裏淫蜜四湧的花穴內。

  「那背影好像有點像?」

  「茉莉脫光了站在窗邊嗎?」

  聽著外面的叫聲,茉莉嬌軀劇震,芳心惶恐不已,但是她卻逃不開馬龍的控制。胸前跌蕩起伏的雙乳繼續晃動著,一對水蜜桃似的美臀隨著舌尖和手指的進入而左右擺動著,在漆黑的化妝間內,她這身雪白裸軀更顯得炫目耀眼。

  在連串難以自制的快感之中,茉莉恐懼的想著,完了!明天的報紙雜誌會怎樣刊登自己的新聞?「女歌手茉莉服藥後在窗邊裸體徘徊」,「當紅女明星竟是暴露狂!」

  茉莉用力抓緊拉扯著馬龍的頭髮,一面尖叫一面呻吟道:「陳萬凡你還不放開我!啊啊……你……你想害死我嗎?我會身敗名裂的!啊啊啊……啊啊啊啊啊啊……」

  會場外的歌迷和記者中已有人舉起照相機要拍照了!

  「才不會是茉莉!單看背影連男女都分不出來。」

  「那是不是舞蹈員的休息室啊!」

  「不是茉莉嗎?那就沒意思了。」

  聽到否定和懷疑的聲音,茉莉心下稍寬。

  馬龍嗅著茉莉花穴內飄揚著的幽香,目光銳利的瞪視著那不斷蠕動,淫蜜陸續湧出的花穴。在窗外議論的聲音剛剛平靜一點兒後,他就暴起發難。

  站起身把茉莉反轉面對玻璃窗,從背後握著她那對一手不能掌握的豪乳,用力揉搓把玩,那滑不溜丟的觸感真是美妙極了!看來這當紅女歌手很會保養自己的肌膚。

  「啊啊啊……啊啊啊啊啊啊……放……放開啊!」茉莉半狂亂的掙紮反抗,急得像是熱鍋上的螞蟻。

  汗如雨下、淫水長流的茉莉,生怕被歌迷和記者拍到她的面孔!差點要崩潰的她眼淚不自覺的湧出,立時趕緊用纖手掩臉,也顧不得酥胸裸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