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.0

2022-08-31发布:

性用产品批发市场被姊夫强姦的旻茹

精彩内容:

我永遠也不會忘記這一天,令我心痛、難過、受到侮辱的一天

我有很多的疑問。

男人到底腦子裏在想什幺?

女人對他來說,算什幺?

爲什幺男人總是靠下半身思考?

男人可以爲了性,連最基本的倫理都可以不管了嗎?

爲什幺我要這幺問?

我的故事即將開始。

我叫旻茹,今年18歲,就讀高中二年級,我的眼睛不大但至少五官清秀,白皙的皮膚加上一張瓜子臉,

還有一雙讓我自傲的修長美腿,

我的男朋友常常跟我說:[旻茹,每次你穿制服的時候,我都看到旁邊的男生一直死命盯著你看]

我都半開玩笑的回他:[你吃醋喔,就讓他們看個夠啊]

我男友:[我那群死還常常說,假如可以跟你做愛一次,少活一年也甘願]

由此可見,基本上,我的條件還算不錯的。

我男朋友是我同班同學,我們在一起一年了,但從未有過性行爲。

我姐姐在去年底結了婚,嫁給了她公司的主管紹輝,雖然姐夫年紀大滿多,但他們兩人十分恩愛,

不到幾個月的時間,我姐姐就有了身孕。

姐夫爲人忠厚老實,對我這小姨子也如同照顧親妹妹一般,常常國外出差回來,都會記得帶禮物送我,

他也常常陪姐姐回家看看我們,偶爾還會塞點零用金給我,所以很自然的,我們感情也還算不錯。

這天是姐姐生日,聽說姐夫邀了很多朋友到他家去吃飯、唱歌,

姐姐也順便找我過去他家一起同樂。

今天是星期五,我一放學就直接搭公車過去姐姐家,

正好碰到下班時間,整台公車都是人,車子被塞得滿滿的,人貼著人,我站著被擠在中間,手很吃力的抓著吊環,

隨著車子的晃動,不時感覺到有東西一直摩到我的屁股,起初我沒多想,想說就是不小心的碰觸罷了,

我沒多做反應,車子繼續開,繼續晃,

但,忽然間,我感覺到有一只手正撫摸著我的大腿,他慢慢的從後面摸到了前面,

然後一把將我大腿抓住,並且向後一拉,

我整個屁股就跟他貼著,我感覺得出來我的屁股中間,隔著制服裙,被一大包東西頂著,

我想轉身去看他,好像是個老先生,他馬上在我耳邊小小聲的說:[不要叫,你一叫,以後我就找時間強姦你]

我被嚇的不敢出聲,裝做沒事繼續站著,

他可能見我不敢反抗,便大膽的上下磨蹭了起來,隔著衣物,他在猥亵我,

變態:[妹妹,你頭髮好香],並且吻了我脖子一下,讓我感覺十分噁心,

過了幾分鍾後,他用力的抓緊我的腿,使我跟他貼得更近,最後身體抖了幾下,就把我放開。

隱約中聞得到一點腥臭味,下車後才發覺,我的裙子上有一灘白白的東西,但我不知道那是什幺,

摸了一下拿來聞,覺得非常得臭,我趕緊把他擦拭乾淨。

到了姐夫家裏,大約有十二、十叁個人在哪,

我很不開心的跟姐姐講這段事,她不斷地安慰我,

看見桌上有一杯威士忌,我心情不好就直接一杯下肚,

姐夫跟他一群朋友也在旁邊聽我講,

姐夫:[算了吧,就當是證明我們小姑娘很有魅力啊]

姐夫的朋友,喝了幾杯之後說:[那幺漂亮的小姑娘,不要說路人了,就連我們也好想要]

姐:[不準開我妹妹玩笑!]

姐夫的朋友:[失禮,失禮,旻茹,來,我向你陪罪],他敬了我一杯,

酒杯拿起我也回敬了他。

過一陣子,

忽然覺得頭好痛,我馬上起身沖到廁所去吐,大概還沒吃東西又喝酒,讓我很不舒服,

制服也沒換掉,我就跟姐姐講,她的床可不可以借我睡一下,

姐姐扶我進去後,就出去跟大家一起唱歌、喝酒、吃東西。

留我一個在房間睡覺。

半夢半醒中,我感覺到有人進來房間,心想大概是姐姐或姐夫進來房間拿個東西吧,也沒多想,

我繼續睡我的。

[旻茹,旻茹,,,旻茹,,,,,身體有沒有好一點,旻茹]

是姐夫的聲音。

但我全身癱軟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,所以也沒有回答他。

我感覺得到,他坐到了床邊,

姐夫:[旻茹,旻茹,你還在睡嗎?],他試探性的搖搖我,我很累,並沒有回答他。

我不清楚自己的衣物零亂,身體非常不舒服,誰還管衣服有沒有穿戴整齊。

過了一會,我發現有雙手正在撫摸著我的大腿,並且解開了我的衣物,

心想:[這臭姐夫,平時樣子敦厚老實,想不到還想藉機吃我豆腐,反正無所謂,給你摸,我也沒有力氣跟你吵架]

我睜開眼稍微看看他,就繼續睡了,反正就摸一摸而已,我姐是你老婆,我是你小姨子,諒你也不能怎樣,更何況外面那幺多人,我一呼救你就慘了。

姐夫:[他X的,想不到我小姨子身材那幺好,躺在我床上還穿成這樣,根本就是引我犯罪]

我心想:[摸都給你白摸了,還敢講這些下流的話]

姐夫:[旻茹,不要怪我,今天不把你吃了,以後恐怕沒機會了。]

我心裏緊張了起來,難道姐夫真的想做越矩的事,不會的,我可是他小姨子。

姐夫爬上了床壓著我的身體,我睜開眼睛看著他,[不要阿,姐夫,你再幹嘛?]

他嚇了一跳,連忙用手摀住我的嘴,

姐夫:[不要叫,外面很多人,你想讓他們看到我們現在的樣子嗎?]

姐夫:[想想你姐,她現在懷孕,能接受這刺激嘛?]

姐夫:[現在外面在喝酒唱歌,你叫他們也聽不到,就算聽到了,說不定大家發起酒瘋,還輪姦你]

姐夫:[識相點,我放開手,你不要叫]

我:[你這變態,你快給我滾出去]

姐夫:[走?旻茹~等我幹完你不用你請,我自然就會離開了!]

他:[好大好美的奶子呀,奶頭還是粉紅的呢]

我:[不要呀~~~!]

對我來說他太壯了,所以他很簡單的就把我的雙手給固定住了,另外一手在我

的胸部上用力的抓著。他很用力的用手抓著,嘴巴不停的吸著我的乳頭。

他:[高中生就是高中生,真是漂亮的奶子,又大又挺又敏感]

我:[不要呀快住手]

他:[你不要什幺呀??都硬起來了,難怪現在大家都喜歡找高中生搞]

陣陣少女幽香從我的身上散發出來,更加刺激姐夫的性欲,

他的下體已經硬邦邦的挺著。姐夫的手在我的乳房握捏了數下,

兩團剛隆起的小乳房凸出,他望著我那粉粉的乳頭,不停地用手拉,又不停地吸,

我被玩得不停地大叫「旻茹是個小女人了,乳房好彈手呀…嘻嘻」姐夫邊玩

邊說。

「變態…不要呀…走開呀!」我無力反抗,只能任人宰割。

姐夫口舌齊用,品嚐我這副青春少女的柔軟乳房,不一會兒,

我的乳房上已沾滿黏溼的口水。姐夫嘴巴繼續享受美乳,他的手已摸向我誘人的大腿,

18歲少女嫩滑肌膚的手感令姐夫愛不釋手,漸漸的向我的私處摸去。

不斷地輕撫那微凸的陰部,我雙手想推開他,但使不上力,只有夾緊雙腿扭動臀部作無謂的反抗。

我已叫天不應,叫地不靈了!

我被姐夫抱在懷中慢慢品嚐……從我粉粉的臉頰,慢慢到雪白的美腿,每一寸肌膚都被他吻遍。

一些部位更被啜得紅色一片,我閉上眼眸任憑一頭淫獸隨意地淫欲。

姐夫已經欲火焚身,得意的他正淫笑著脫下褲子,

一條拗黑粗大,青筋暴跳的陽具高高的杵在我的面前,第一次看到這幺巨大的粗壯肉棒,

我頓時嚇得臉色有點發白。姐夫握著這發漲的龐然大物,放在我的臉頰上左搖右擺,

一些流出的精液粘在我的臉上。

抹乾龜頭上的透明精液,姐夫趴在我跨下,光滑幼嫩的小穴,上粉色嫩肉展現眼前,

姐夫樣子就像想把它吃掉一樣,立刻用舌頭不停舔著,一會…肉穴中慢慢流出一些半透露明的液體,

姐夫吃在口中,就像蜜糖一樣。

「18歲少女的淫水真是特別香甜……」姐夫滿足地說著,握著陽具,向我的嫩穴中逼進。

「不…不要…姐夫…求你不要呀…放過我吧……」

我十分害怕,柔弱地哀求姐夫停止。但是一頭饑餓的淫獸那會聽獵物求饒?

姐夫把陽具慢慢插進我的肉穴中,頓時感到痛楚萬分,想大叫時被姐夫用手掩著嘴巴,

聽到他在我耳邊細說:「你乖乖的別大吵大叫我就讓你好過些,否則我要你死去活來!」被痛楚折磨的我也不敢反抗了,只有忍著不叫。

我:[姐夫,不要阿,我還是處女,不可以]

姐夫:[旻茹,真想不到你還是處女,這可便宜我了]

想不到我18年的處女之身,居然就那幺得輕易給姐夫奪去,

我的小穴第一次被如此龐大的東西蹂躏,好像快裂開似的。

姐夫陽具已深深的插進肉穴中,四周的嫩肉緊緊地包著發漲的龜頭,開始上下上下地磨擦著………

姐夫:「你的嫩肉真是夾得我好緊,很久都沒操得這幺爽。」

姐夫壓著我嬌小的身體猛烈的抽插,我滿臉通紅小聲地說:「停…停呀…好痛…呀…好痛呀……」

我:[你這禽獸,怎幺可以這樣對我?]

姐夫:[你姐懷孕,都不跟我做愛,我這幾個月都靠自己解決,現在就用你這妹妹來代替她]

我:[求求你放過我]

姐夫:[旻茹,給你嚐嚐我憋了幾個月的欲火]

姐夫:[年輕的肉體真好,好緊]

我:[快裂開了,停,停啊]

姐夫:[你還年輕,今天把你操個痛快,小穴裂掉,休息幾天又會好的]

我:[姐夫,拜託你快點結束,好痛]

我:[姐夫,求求你快點射精,我怕姐會進來]

姐夫愈來愈用力,每一次都幹到底了「啊~~~~~啊~~~~」

姐夫「啊~~~~我~~~到~~~了~~~~到~~~了~~~」

他幹的我腿都軟了,他把我的右腿擡到他的肩上,老二用力的撞擊我,讓我的胸部一直上下的晃動著。

姐夫:「旻茹,要我射在那裏?裏面好了。」

我「啊~~~啊~不~~~不~~~~行~~~」

那能讓他射在裏面,雖然是安全期,但是我還是不讓他射在裏面。

姐夫:「那你求我啊」

姐夫像是快射了,所以更加快了速度

「啊,求求你不要射在裏面。」

姐夫最終爽得不能自拔。啊!的一聲,就硬生生把濃郁的精液射入我的密穴中………

完事後,姐夫攬著我輕吻,雙手繼續把玩著小乳房,我軟弱無力地攤在姐夫的懷中。

不願面對這個現實,姐夫看見我不作反抗,知道我已屈服自己淫威之下,正淫笑著沾沾自喜。

我:[禽獸,你滿足了吧,快出去,我不想見到你]

姐夫:[爽完了,當然要走蘿,不然給我老婆發現也不好,要不是跟他說我肚子疼,去上個廁所,我哪有機會嚐到你]

我:[出去]

姐夫:[旻茹,你身體真棒,給你休息幾天養養身,改天我會再約你,到時好好敘敘舊]

姐夫才剛開門出去,他的一個同事就站在門口,

同事:[紹輝,你,你,你在?]

姐夫:[沒什幺,我小姨子不舒服,來關心她一下]

同事:[別裝了,我不會告訴別人,嫂子也不會知道,讓我嚐嚐你小姨子吧]

姐夫:[你自己看著辦,互相保守秘密]

他同事淫笑著走進房間,

我:[你,你,你想幹嘛?]

同事:[當然是照顧照顧你]

我:[不要過來,不要]

同事:[早就想上你了,剛剛聽你說搭車遇到色狼的事,聽到我老二都硬了]

同事:[用你小穴幫我消消火]

我哪是他的對手,他一把就把我抓起,脫下自己的褲子,露出巨大的下體。

我:[不要碰我]

同事:[看樣子剛破處,下體還有血迹,這幺說我是你這輩子第二個男人了]

姐夫的精液還留在我的體內,所以正好給了他同事當作潤滑劑使用,

沒幾秒鍾,那巨大的老二就硬生生塞進了我的穴中,

同事:[你的陰道內怎幺全是精液,紹輝這小子居然不怕你懷孕,算他有膽]

同事:[紹輝這兔崽子,居然可以把你們姐妹都搞到手,真有本事]

他不斷的對我抽插著。

同事:[改天我也來嚐嚐他老婆的滋味如何]

同事:[平時看到你姐,我就很想操她了,想不到先搞了她小妹]

我:[不要阿,變態]

同事:[年輕的肉體真棒,夾得我好舒服]

同事:[你男朋友似乎沒嚐過你的身體吧,真可惜了有那幺正點的女朋友]

我:[快放開我,求求你別這樣]

同事:[那幺美的身體,就是要多讓一些人享受才對]

同事:[大美女~用你的嘴讓我的弟弟爽一下吧!]

話才剛說完,他就把他那大到不行的老二,應該有十七公分吧!

硬塞進我的嘴裏,抓著我的頭猛幫他口交,我根本沒辦法含到底,

但是他又一直把我的頭壓到底讓我快不能呼吸了。

他:[啊~~~你的嘴巴讓我的弟弟很爽呀!]

他用力加快速度插我的嘴,「啊,啊~~」

突然臉上有一陣熱熱的液體流下來,他射了。

[出來了,都給你吃]

他大部份的精液都流到我的嘴裏了,他射了好多,射得我滿臉滿嘴都是。

「吃下去~~~」他壓著我的嘴讓我吞下他的精液。

「嗯,好不好吃呀?」

「快幫我吸乾淨。」說完就把他的老二又塞進我的嘴裏。

「今天真是爽,幹到你這樣的女生。」

「有機會再來幹你啊。」

結束後,他打開房門,便離開了,只留下被他幹過,被射得滿臉精液的我,一個人走到浴室的鏡子前,

看著滿臉精液的自己,想一頭撞死,站在浴室清洗著自己淫亂的身體。

之後,我無力地躺在床上,

多幺希望這一切只是個噩夢,腦海不斷回想剛剛被姦淫的畫面,

不久後,房門再度打開,我又被驚醒,

我:[你是誰?不要碰我]

門口熟悉的身影:[旻茹,你怎幺了,是我阿]

原來是姐姐,

此時的我好想大哭一場,終于有我可以完全信任的人,

我想叫姐姐保護我,陪我睡,

好怕又有壞人想侵犯我的身體,

姐姐:[怎幺了?做噩夢嗎?]

我點點頭,不自覺地哭了出來,

姐姐晚上就抱著我睡,叫姐夫去睡客房,

她完全不知道,姐夫跟他同事剛剛強暴了我,

我的體內還留有她丈夫的精液。

今天是星期五,放學回到家之後,看到姐姐帶姐夫回來吃飯,

媽媽很高興的烹煮食材,

在飯桌上,爸媽不斷的誇講姐夫有多好,

說他是一位認真、踏實地有爲青年,

還向我訓話說:[旻茹,假如以後要嫁人,一定要找個像你姊夫一樣的年輕人]

我非常得不以爲意,撇了姐夫一個白眼,

我:[是啊,一表人才,可惜不知道骨子裏是如何?]

爸:[旻茹,你講話不可以這樣沒禮貌]

我:[他對我是有禮貌過嗎?]我很不開心的大吼。

媽:[好了好了,旻茹不知道在學校怎幺了,大概心情不好,大家繼續吃飯]

吃飽飯,大家坐在客廳看電視,

我感覺得到姐夫的眼神很不安份,不斷地看著我,他死命的盯著我修長的雙腿,

讓我感到非常得不舒服,好像一頭野獸看著獵物般。

我假裝起身要到廚房拿東西,想借此避開姐夫淫穢的視線,

想不到,他居然跟著我進了廚房,

並且趁無人之際,一把將我從後方抱住,

我感覺出他褲裆有一大包東西頂住了我的臀部,

他一手環著我的腰,一手撫摸著我的大腿,

我:[姐夫,你不要太過份蘿]我想掙脫他,

姐夫:[旻茹,你可真把我想死了,兩個禮拜前那一抱,讓我畢生難忘]

我:[這是我家,你放尊重點]

姐夫:[你不要出聲,就不會有人知道]

我:[放開我!]

姐夫:[你姐明天要跟朋友出去兩天,只有我在家,你知道該怎幺做吧]

我:[你想怎樣?]

姐夫:[明天你跟爸媽說,你住朋友家,晚上不會回來]

我:[我都給你汙辱過了,你可不可以放過我?]

姐夫:[像你這種小女孩的肉體,就是要多加利用,否則很快老了就沒人要,趁年輕多讓人享受享受吧!]

我:[下流]

姐夫:[你男朋友真傻,放著一塊美肉不吃,可便宜了我這做姐夫的,明天來陪我睡一晚]

我:[不要這樣,我求你]

姐夫:[上次插你,怕你姐發現,害我不能盡興,明天晚上,我會好好享受你美好的肉體的]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隔天下午,我騙了爸媽要去同學家烤肉,

其實,是被姐夫以裸照威脅,必須去陪他睡一晚。

我很清楚這趟行程的目的,

姐夫得此良機,一定會大肆姦淫我,

居然,被姐夫姦淫是必定逃不了的,那我只有最後的要求,

就是希望他全程戴保險套跟我做愛,至少不要讓他的精液玷汙了我的身體,

而且,我也完全不想因爲這樣而懷孕。

我心裏百感交集地走進超商,到了日用品區,隨便拿了一盒保險套就去結帳,

到底是爲了什幺?

一個高中少女,爲什幺要忍受男店員異樣的眼光買保險套?

結帳時,還被前面的小混混調侃了幾句:[妹妹,看你年紀那幺小,長得還有幾分姿色,那幺需要啊?要不要哥哥交你兩招,包你沒玩過]

[看她這雙美腿,我都快受不了了,你男朋友還真有福氣,一定被你給吸乾了吧]

我沒有理會他們,直接將保險套收進包包之後就快速離開。

我心想,[你們這些賤男人,難到你們眼中就只有性愛嗎?]

爲什幺,我被人家強暴、汙辱,還要自己來買保險套?

這社會怎幺了?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到了賓館之後,姐夫近身並以結實的胸緊貼著我的背,雙手摟著我的腰,

而他的臉貼近我耳邊呼著熱氣厮磨,他迫不及待地緊抱著我,兩人四肢交纏,

從我的唇、我的臉、我的頸….,每一個吻都像想留下印記般的強烈。

姐夫的唇從沒在我身上移開過,雙手則在我身上遊移撫摸,他熟練地褪下我單薄的上衣,

在他單手解開我內衣的同時,他也已脫掉他的衣物,就任由兩人衣褲一件件地丟棄在一旁。

[你這樣怎幺對得起我姊?]我充滿恨意的問他,

姐夫也理直氣壯的對我說:[你姐姐現在懷孕,不方便行房,我想她也不希望我因此去外面找女人吧]

姐夫:[男人嘛,總還是有生理需求,正好她有個如花似玉的妹妹,所以我就不客氣的借用一下]

我:[賤男人]

姊夫:[你也別怨我了,就當作是爲了你姐姐吧,我如果出去找別的女人,說不定還染病給你姐]

姊夫:[旻茹,你是給我破處的,身體一定是乾淨,你姐姐可以放心,不會染病的]他嘴角露出一抹淫穢的笑。

他用力地打開我緊緊夾起的雙腿,他一邊輕搖著頭讚歎我性感的私處,一邊說著平日聽著會覺得不堪入耳的淫聲穢語,他低下頭掰開我的陰唇,先用舌頭輕舔探索,再貪婪地吸吮從我粉嫩的穴裏流出的蜜汁。

他將整張臉貼在我下身,左右擺動,讓從深處流出透明無味的汁液,沾染他單薄的唇。

然後,他擡起頭,朝我惡作劇地眨了眨眼,我則羞紅了臉,想推開他,合攏雙腿,不讓他再繼續。

姊夫卻因我這反抗違逆的動作,激發起強烈的征服欲望,他故做生氣地起身辱罵了幾句,

然後再度用力地撐開我的大腿順勢將我拉至床緣,兩手抓住我的雙腳張開到極致,

這一次,他要以他那噁心、粗大的陰莖征服我……。

我:[啊,啊,放開我,還不可以,拜託你戴套子。]

我卑微地拜託他,這是我此刻最後的心願:[姊夫,求求你,我有買保險套,拜託你將他戴上]

姊夫:[歐~是嘛?想不倒你挺主動的嘛。]

我:[在我包包裏面,請你將它戴上]

姊夫看了一下,[旻茹,你買這太厚了,用起來不夠爽快,我不帶了]

我:[拜託你...拜託你...]

姊夫:[小姨子,我要跟你肉體與肉體最親密的接觸]

他腰部猛力一頂,我感受到他那根堅硬地插入,結結實實地塞滿我,他先是緩緩地一進一出,想先讓我習慣他的粗大,之後便加快了速度,腰部前後不停地動作、抽插…………

我:[啊,啊,啊,啊,求求你,求求你,快拔出去]

姊夫將我整條雪白修長的美腿舉起,不停地撫摸著,並且親吻著我的小腿,

下身瘋狂似對我小穴抽插著,

姊夫:[旻茹啊,你真美,特別是你的一雙美腳,我注意好久了]

他在我雙腿上亂啃亂咬,就像是一只好久沒吃過東西的餓狗,眼睛裏閃著饑渴的神色,在我光滑的雙腿上蹂躏著。

我發出無助的呻吟聲,這更加刺激姊夫的獸欲。他的老二在我體內撞擊著、跳動著,

姊夫:[肉貼肉的感覺好爽。]

姊夫雙手、雙唇不停在我的性感修長的雙腿上蹭著,

姊夫:[以前只能看著你,和一幫色鬼用眼睛奸你,現在卻可以真刀實槍的幹你,真是過瘾]

姊夫:[我的老二給你搞得更硬,更大。今天一定要徹底的玩你,不把你的陰道灌滿決不罷休!]

跟著他就一陣狂插!我感覺下邊劇痛,膨脹的要爆炸!他同時撫摩我的乳房,親吻我。

我的呻吟聲也不受控制地發出了。

他加快了動作,陰道裏發出噗嗤,噗嗤、響聲。

我感覺陰道在不斷收縮,他每插一下,我就會哀嚎一聲。

空氣中充滿了男女交合産生的腥味。

[啊,啊,啊,太舒服了,太爽快了,旻茹,旻茹,旻茹,我親愛的小姨子,啊,啊,啊,,,我,我要,我要射了]姊夫大力的抽插著我。

我:[不可以,不可以,不可以射在裏面,不可以啊]

姊夫:[啊,,啊,,旻茹,你夾的我好舒服]

我:[快拔出去,不可以射在我體內,我會懷孕]

姊夫:[我要把全部的精子灌滿你的小穴]

我:[拜託你,不要這樣]

不久後,姊夫將我抓得緊緊的,一股精液噴在我陰道最深處。我感覺好像被燙到了,大叫了起來!

他用老二緊貼著我的身體,享受著射精的極大快感,我絕望的哭泣著。

我:[放開我,快放開我,你怎幺可以這樣?]

姊夫:[旻茹,對不起,真的太舒服了]

我:[你這禽獸,你不是人,要是懷孕了怎幺辦]

姊夫:[反正也不是第一次射精在你體內了,懷孕在說吧]

今天晚上,

只要姊夫體力一恢複,馬上就要求與我做愛,

我的身體徹底被他給玷汙了,

我男朋友都還不曾與我做愛過,

而今天晚上,姊夫卻對我嘗試了各種性交姿勢,

射在我體內、射在我胸口、射在我臉上,甚至逼我吃他的精液,

一個晚上,我不知道被姦淫了多少次,

姊夫每次都滿足地對我射精,留下我殘破的身軀。

這個噩夢還沒有結束,

每次姐姐回娘家來住,

夜深人靜之時,姊夫都會趁機潛入我房間,

無情地強暴我,

姊夫:[每次跟你姐姐做愛,都不停地幻想著你,不要出聲,爸媽聽見不好]

偶爾,

姐姐出遠門,或者跟朋友出去一兩天才會回家,

姊夫都會要求我到他家陪他,

這可想而知,

每次都是盡情的用我身體洩欲,用我年輕的肉體滿足他的淫欲。

姐姐的孩子生下來了,

我並不覺得他可愛,因爲他體內留著一半禽獸的血液,

那個奪走我初夜的男人,將我讓給他同事強姦的男人的血液。

至于現在呢?

我第叁次懷孕了,

爲了我的禽獸姊夫,我已經拿掉了兩個孩子,

他每次姦淫我時,完全不做任何防範措施,還盡情的射在我體內,

爲了他一時的滿足,我現在準備拿掉第叁個孩子…

性用产品批发市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