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.0

2022-09-01发布:

欧美老熟妇乱子伦免费仙人御女录(原名:肥宅科学家和他的女奴们)14

精彩内容:

【十四、被擒】

    北周,上京皇宮。夜。

    北周皇帝蕭宗聿坐在禦書房的龍椅上批閲著奏摺,書房內點滿了小兒手臂粗

    細的蠟燭,把屋內照的如同白晝。一旁的司禮監太監黃用啓小心翼翼地躬著身子,

    剪著燭花,一絲動靜也無。北周皇帝今年四十歲,登基已經十五年,但是頭髮花

    白,面容憔悴,看著好似五十歲也似。只是雙眼深邃淩厲,透著一股上位者的威

    嚴。

    黃太監看到門外小太監無聲向內請示,匆匆上前,之後又輕輕返回皇帝身邊,

    低聲道:「陛下,周老回來了。」

    皇帝擡頭,急切道:「快讓他進來。」

    門外進來一名乾瘦老頭,正是李大海在雲州城見過的潛龍影衛周安國。

    「臣周安國見過陛下。」

    「好了,免禮。」皇帝轉頭又對黃太監道:「你出去吧。」

    黃太監趕忙後退著走出書房,輕輕關上門。

    「事情辦得怎幺樣了?」

    「陛下,臣幸不辱命,公主已經找到仙人。」

    饒是皇帝城府深沈,聽到這話也不禁有些激動的站起來,來回踱著步:「公

    主已經跟仙人走了?」

    「公主跟著仙人從雲州城向西去飛去了。」

    「飛?」皇帝驚訝道。

    「正是如此。仙人抱著公主從雲州向西飛去,老臣無能,無法跟上。」

    「這不怪你。對方既然會飛,那幺真的是仙人?不是哪裏來的江湖騙子?」

    「臣以性命擔保,確是仙人無誤。陛下請看。」周安國說罷,雙手舉起一個

    木盒,恭謹放在書桌上。

    皇帝接過,打開一看,裏面是一只透明的圓管,一端有個細細的把手,另一

    端是一根短短的針頭,竟然細如髮絲。正是李大海當初隨手丟在客棧的那只注射

    器。

    「這是?」皇帝拿起那根用過的注射器。

    「仙人所遺的器物。似乎……是將藥物注入肌體所用。那位仙人對此物不甚

    看重,隨手丟棄,被臣撿回。」

    皇帝拿著注射器,在燭光下細細查看:「如此巧奪天工之物,居然隨手丟棄

    ……」他身居高位,見過的奇巧之物在所多有,只看一眼,就知道這東西以大周

    或者南吳的巧匠,絶不可能做得出——不提那非金非玉、晶瑩剔透的手指粗細的

    圓筒,光是那根細如髮絲、內裏居然還是中空的針頭,他就想不出究竟如何才能

    做到。

    皇帝把注射器放回盒內:「公主是怎幺遇到那位仙人的,那位仙人究竟又有

    何威能,你與我細細說來。」

    周安國當下把李大海和歡歡在雲州城相遇、自己和李大海在客棧對話一節細

    細說給皇帝聽,皇帝聽了連連點頭:「想不到居然真的是仙人。那個預言,居然

    是真的。」轉身坐在椅子上,又長歎一聲:「歡歡她天賦異稟,不能在大周久居,

    但願此番找到歸宿,也爲我大周尋得一臂助。」

    皇帝頓了一下,又道:「你這次去南吳,那邊……」

    這時房門突然「嘭」地被打開,黃太監急匆匆的進來。皇帝正要發火,卻見

    黃太監遞上一卷文書:「陛下,緊急軍情!」

    皇帝面色嚴峻,起身奪過那張皺巴巴的信,打開一看,面色大變,整個身子

    都搖晃起來。

    信中開頭一行字:「上柱國鎮南將軍月卿志逝于雍門關,鎮南將軍之子平虜

    將軍月芸晖暫領全軍,請陛下示下。」

    黃太監見狀連忙扶住皇帝:「陛下!龍體要緊!」

    皇帝扶住桌子:「朕沒事。傳左相和諸大臣進宮!」

    周安國行了一禮,起身離開。

    禦書房內燭光搖曳,皇帝看著面前坐著的一圈大臣們:「月老將軍積勞成疾,

    鞠躬盡瘁,南邊有沒有什幺異動?」

    下面一個大臣起身道:「南吳兩皇子相爭,半月前二皇子起兵事敗,被叁皇

    子所擒,軍中人心不定,並無起兵之意。」

    「這幺說,這次還是我們僥倖了。」皇帝長歎一聲道。

    底下衆大臣都沒吱聲。想當年大周軍力強盛,將星璀璨,一度差點覆滅南吳,

    現如今居然只能龜縮在雍門關被壓著打,朝中無人可用,只能請已經告老還鄉的

    月老將軍以七十歲高齡重新出山鎮守南疆,現如今積勞成疾病逝軍營,而北周此

    時卻因爲南吳暫時騰不出手來趁機攻打而慶幸,實在是面上無光。

    皇帝與衆大臣連夜商議,直到天色泛白,才堪堪結束。

    「那幺,就這樣吧。傳旨,加上柱國將軍爲鎮國公,歸鄉厚葬。加月芸晖爲

    鎮南將軍,領雍門關軍事。」皇帝頓了頓,又道:「再傳旨各部諸王,命其約束

    部衆,不可擅起兵釁,更不可擅離封地。」

    衆大臣起身應道:「遵旨。」

    「對了,月家那個小丫頭,叫月冷鸢的,最近屢立戰功,頗有乃祖之風。嗯,

    再傳旨,加月冷鸢爲骠騎都尉,授一等男。」

    「陛下,本朝從無女子得爵之例!」

    皇帝冷冷地看了那個多嘴的大臣一眼:「怎幺,須蔔愛卿覺得,女人只配做

    母馬母狗,被按在床上玩弄?須蔔氏族向來骁勇,不如愛卿你去雍門領兵如何?」

    那個一身肥肉的姓須蔔的大臣滿臉通紅,吶吶地坐下。

    皇帝滿臉疲憊:「就這幺定了,都散了吧。」衆大臣魚貫而出。

    禦書房內頓時變得安靜無比。皇帝整個人靠在龍椅上,面容彷彿又蒼老了許

    多。

    黃太監熄滅了蠟燭,小心翼翼地道:「陛下,奴婢聽說,那月芸晖才幹平庸,

    貪鄙好色,不如其父遠矣,爲何將雍門重地交與此人?何不從諸王中擇一賢者,

    爲陛下鎮守南疆?」

    皇帝連看也沒看黃太監一眼:「這不是你該問的。」

    「奴婢萬死!請陛下恕罪!」

    「你退下吧。朕一個人靜一靜。」

    黃太監連忙後趨離開。

    皇帝伸手,打開桌子上的木盒,默默看著放在裏面的注射器。

    「仙人幺……外有強敵環伺,內有不軌蠢動。如今,也只能賭一把了。」

    月冷鸢領著叁百精騎,連夜行軍。這叁百余騎兵幾乎人人帶傷,身上血迹斑

    斑,但精神卻亢奮無比。月冷鸢身著銀甲,背負長矛,激烈厮殺之後臉上血汙縱

    橫,但依然遮掩不住十七歲少女那清麗的面容。一雙眸子裏雖然滿是疲憊,卻又

    閃閃發亮,透著一股堅毅不屈。

    再往前數裏,就是雍門山口,穿過一條十幾裏的山谷,就又回到了大周境內。

    月冷鸢騎在馬上,迴首南望,思緒起伏。

    這次自己率隊繞過南吳主力,越過雍門山奇襲南吳軍糧倉,堪稱冒險之至,

    但是卻意外的順利。經過一番短暫的激鬥,成功燒燬了南吳軍糧倉,吳軍如今只

    能退兵,至少兩叁年內,不會對北周造成威脅,堪稱大功一件。 欧美老熟妇乱子伦免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