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.0

2022-09-01发布:

国产亚洲日韩在线不卡流氓师表43

精彩内容:


043視頻做愛

  在從李家村回學校的路上,兩個小丫頭突然變得象換了個人似的。一路上話也不講,我變著法子地逗她倆說話,可她倆誰也不搭理我,弄得我尴尬無比。

  張豔豔依舊冷著臉,對我不理不睬,反倒和那個李喬越走越近了。晚間上自習課時,兩個人公然地在辦公室裏打情罵俏,全然無視我的感受,滴血呀,我的心!

  星期一上課時,兩個小丫頭像商量好似的,竟然在課堂上跟我搗亂。水靈趴在桌上睡覺,張婧則跟那個楊勇在那打情罵俏的,紙條扔得滿天飛。我是做賊心虛,愣是沒敢說她倆半個字。

  下了課,我把水靈悄悄地叫到了沒人的地方問她:“水靈,你到底是怎幺了,對大叔愛理不理的,大叔我好象沒招惹你吧?”

  “我沒怎幺呀,彭老師。”

  水靈冷冷的說。

  我越發的感到不對勁:“唉,怎幺又叫我老師了?”

  “你本來就是我的老師,我爲什幺要叫你大叔?老師,要是沒什幺事,我就去上課了。”

  水靈轉身就要走,我急忙拽住她:“水靈,你是不是看見些什幺了?”

  “沒有,我什幺也沒看見。”

  水靈地臉一下子就白了,拼命地想要掙脫我,“放開我,我再也不想理你了。”

  “水靈,你小點聲,”

  我看看周圍沒人,忙把她摟在懷裏,“你聽我說呀……哎喲!”

  小丫頭在我的手上重重地咬了一口,疼得我登時松開了手,她趁機哭泣著跑開了。我呆呆地望著她的背影發愣,想不通她的反應怎幺這幺大,看來這次真的傷透了她的心。

  這幾天我過得真是郁悶啊,不光水靈,張豔豔,就連張婧也不理我了,甚至連個解釋的機會也不給我。害我每天除了上班,就是上網和美女聊天,現實中的美女不理我了,就只能在網上泡妹妹了。

  這天晚上,我照舊在網上和美女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天,一邊還下載著小電影欣賞,忽然有個叫‘等愛的小女人’主動要加我爲好友,我一看資料才十七歲,還很嫩呀,那自然是很樂意了。

  等愛的女孩第一句話就問我:“哥哥,你在忙什幺?”

  我回了一句:“小妹妹,你怎幺知道我是哥哥,而不是什幺大叔呢?”

  小女人:“憑感覺呀,難道你希望我把你當作大叔嗎?”

  我說:“我本來就是大叔呀,而且還是專門蒙騙小姑娘的壞大叔。”

  我絕定要把自已說得很壞,這樣才能勾起小女孩的好奇心。

  小女人:“大叔,你好壞呀!可是你爲什幺要起名叫‘爲人師表’呢?”

  我:“哎,這個嘛,自然是爲了誘騙那些未成年少女而披上的羊皮呀!而且我現在已經決定了,以後要改個更邪惡的名字:流氓師表。哈哈……”

  小女人:“大叔真的好邪惡喲,連我也差一點上當了。”

  我:“可還是差點呀,看來是我的魅力還不夠。我問你,爲什幺叫做等愛的小女人,你才多大呀?”

  小女人:“我希望自已能夠快些長大,這樣我就能和自已心愛的人在一起了。大叔,你有女朋友了嗎?”

  “幹什幺問這個,難道想做我的女朋友?”

  “可以嗎?”

  “當然可以了。你現在就可以做我的女朋友。”

  我強調了一句,“不過是在網上。來,讓大叔看看你長得漂不漂亮?”

  我發了個視頻請求,但卻被她給關了:“不行,我很醜的。”

  “那就算了,大叔我很忙,咱們改天聊吧?”

  我有些灰心地說,決定轉移目標。

  可是小女人依舊纏著我:“怎幺了,是不是因爲我沒給你看,你生氣了?”

  “你真的很忙嗎?你在忙什幺呢?”

  我靠,這小妞還真是煩人。非得把她嚇走了才行,我飛速地打了一行字過去:“因爲大叔我很寂寞,所以要忙著找一個美女來做做-愛呀什幺的,知道了嗎,小丫頭?”

  “你……”

  小女人直接無語了。

  “嘿嘿……”

  我發過去一個壞笑,把聊天窗口關了。

  可是不一會那小女人又來了,我懶得理她,可她倒好,沒完沒了地騷擾我了,過了一會甚至還發來了視頻:“我想看看你……行嗎?”

  我一看有戲,看就看吧,你現在看我,待會我自然要加倍的看回去。我把視頻對正了自已:“怎幺樣,大叔還算帥吧?說不上閉月羞花,那也是英俊潇灑,風流倜傥吧?”

  小女人:“大叔,你就吹吧你。不過勉強還行吧。”

  “勉強?那你呢,小妹妹,別躲著呀,出來讓大叔看看,可別是個恐龍噢!”

  小女人:“我可以給你看,但不能看臉。反正我不是恐龍就行了。”

  她果然慢慢對正了視頻,露出了一個穿著花睡衣的可人兒來,只可惜就只露出了脖子下的一截,胸前的睡衣扭扣還打開了一顆,隱隱的看得見一片微微隆起的如雪肌-膚。

  “好白好漂亮呀,要是能再把睡衣往下拉一點就更好了。”

  我說,胯下的小雞雞也開始硬了起來。

  “切,流氓。”

  小女人說著,卻真的往下拉了拉,露出了裏面的小罩罩來,那兩個酥乳雖不是很大,但仍然挺翹翹的,映出中間一道深深的乳-溝來。

  看得我心癢癢的,下面也一下子翹了起來,急忙加快了誘惑的步伐:“嗯,很大很豐挺,再把罩罩也脫了吧,讓大叔看看你的咪-咪頭是什幺顔色的?”

  小女人:“大叔大叔你真壞,誘騙別人脫衣服。”

  “快點呀,誰讓你這幺漂亮呢。我下面都硬了,你要不要看一下呢?”

  我邪惡地站了起來,把視頻對冷了自已堅硬的下面。

  小女人:“不看不看……大叔,你真的很想看嗎?”

  “嗯……”

  我不抱希望地答應著。

  沒想到她真的把睡衣給脫了,並緩緩地解開了胸衣的扭扣。胸衣下的一對小白兔猛地跳了出來,毫無遮攔的呈現在我面前,不大也不小,仿佛一只手剛好盈盈在握,一圈淡紅的乳暈圍著中間那朵嫣紅小巧的奶頭,真的就象一顆鮮豔欲滴的紅櫻桃。

  我激動得心都跳到嗓子眼了,手情不自禁的握住了火熱的小弟弟,輕輕地套動起來。

  小女人:“怎幺不說話了?我……美嗎?”

  “美極了。看得大叔我都受不了了,正在打飛機呢!”

  我左手握著雞雞飛快地套動,右手則飛快地打著字,“小妹妹,你的咪-咪好美呀,我真想把它們都含在了嘴裏。現在把你的手放在你的胸前,慢慢地撫摸,心裏要想象著是我在撫摸你一樣。”

  “大叔,你真是越來越壞了,是這樣嗎?”

  她發過來一個羞羞的表情,雙手慢慢地撫上了胸口,在兩個雪白的酥乳上輕輕地揉捏起來。“大叔,這是不是就是人們說的視頻做-愛呢?”

  媽的,真的是太誘人了。我也是第一次嘗試這樣的網絡性愛,心裏的那股邪火被這種異樣的剌激給燒得旺旺的,隨時都要爆發了:“對,就是這樣。現在再把你的手伸到小褲褲裏面去,用你的手好好地愛撫一下你下面的小花園,就好象是我在撫摸著你的那裏一樣……”

  她果真把手伸到了下面,輕輕的揉搓起來,看得我口幹舌燥,口水橫流。

  她說:“大叔,好癢癢喽,我下面好象都濕了。大叔,你說要不要把手指頭插進去呢?”

  我說:“快,把你的小褲褲脫了,大叔的小弟弟已經硬得不行了!”

  我對正了視頻,好讓她清楚地看著我打飛機的動作。

  她說:“大叔,你的東西好大呀。”

  我說:“要不要讓它插到你的小妹妹裏面去呢?”

  “來呀,大叔!”

  她慢慢地站了起來,慢慢地脫去了黑色的小褲褲,一絲不挂的站在了我的面前,輕柔的小手慢慢地撫過身上的每一寸肌-膚,從胸前那對跳躍的酥乳,俏立的乳尖,再到平坦的腹部,小巧可愛的肚臍,再到下面那一小簇纖細柔軟的芳草,和那嫣紅粉嫩的縫隙中間,那沾著點點露水的粉豔花瓣……

  我的火一下子就燒了起來,喘著粗氣快速地套動著:“我要幹你,我要狠狠地幹你的小逼逼……”

  然後就見她慢慢地打出了一行字:“來吧,來幹我吧,我一直都在等著你來幹我,阿磊!”

  我頓時就呆住了,緊接著飛快地關掉了視頻,關掉了QQ,關掉了電腦。

  是她!我想忘卻永遠也無法忘記的小雪!



044突變,廚房春

  星期一的早晨,我還在上課,何豔婷突然跑來找我,說是有我的電話。我很奇怪,這誰呀,電話都打到辦公室來了。匆匆跑去一接,竟然是我媽打來的。母親哭哭啼啼地告訴我,我爸突發腦溢血住進醫院裏了。

  我頓時驚呆了,急忙追問母親:“家裏是不是出了什幺事,爸爸的身體向來都挺好,怎幺會突發腦溢血呢?”

  “前幾天你爸到縣城去買東西,順便就去看了下小文,誰知道他回來後就板著個臉,說這幺大的事情你竟然還瞞著我們。我問了他半天,他才告訴我說是小文把你給甩了,另找了個什幺局長的兒子,五一勞動節的時侯就要結婚了。當晚你爸憋著一肚子的氣,多喝了幾杯悶酒,結果……當時就栽暈倒了……阿磊,你快些來縣醫院吧,醫院裏催著要住院費,可是打不通你的電話,媽真是快愁死了。”

  “媽,你別說了,我馬上就趕過來。”

  從母親斷斷續續地話語裏,我總算是聽明白了是怎幺回事。又是小文這個臭婊-子,還有她的那個奸-夫許海德,老子發誓跟他們沒完。總有一天我要這個小賤-人趴在我的腳下求我。

  我去跟校長請了假,讓他另外安排了代課老師,並讓他替我保密,我不喜歡被別人打探自已的私事。然後我才去攔客車回到了縣城,一下車就直奔醫院。

  父親被安排在了觀察室裏,現在雖然還沒醒過來,但病情況已有得到了控制,但要想完全治愈,還得要開刀才行。母親憂心忡忡地守在外面,說是醫院正在觀察父親的病情,視病情的嚴重程度來決定是否開刀。我一聽就是明白了,這是醫院在等著咱們交醫療費,只要錢一到位,立馬就給你治;你要是沒錢呀,那就一直在那觀察到死吧。

  “阿磊,你說怎幺辦?都已經墊進去一萬了,可馬上就要沒了。現在醫院裏還要咱們再交五萬的手術費才行?”

  “媽,你別擔心,我有個好朋友手頭上正好有五萬,我這就去找借去,你只要在這照顧好爸爸就行了。”

  我安慰好母親就走了,出醫院時,我突然想到了劉小芸,她不是在這裏實習嗎?或許可以請她來幫忙照看下我父母,可是我跑去問了半天,終于有一位小護士告訴了我,劉小芸實習期結束,已經回學校去了。

  我先去買了張手機卡,然後徑直去了房産中介中心,讓那裏的工作人員盡量在最短的時間內,幫我把房屋處理掉,價錢好商量。

  回到了我的住宅,我靜靜地看著這間曾帶給我憂傷和快樂的屋子,內心久久地不曾平靜。許久不曾住人,房內彌漫著一大股令人作嘔的黴味,我把門窗都打開了,簡單地清理了一番,然後點了支煙,傻傻地坐在沙發上發愣。

  許久,門外忽然探進來一個腦袋,沖我叫道:“彭老師,你怎幺回來了?”

  我回著看去,門前站著一個豔麗妖娆的美少婦,上面穿一件快露出了肚臍的小背心,下面一條超短的牛仔短裙,將她迷人的翹臀緊緊地繃住,只露出下面那對雪白性-感的雙腿來。

  我笑了笑招呼她道:“是芳姐呀,沒想到好久不見,你還是這樣的漂亮迷人。進來坐吧。”

  “我也沒想到,好久不見,你的嘴變得這幺甜了。”

  芳姐扭著小腰,走到了我旁邊坐下,“老實交待,失蹤了快一個月,都跑哪去了。有個小姑娘可是來找了你好幾次了,不會是你把別人肚子搞大了,出去躲風流債去了?”

  “芳姐,你就別取笑我了,我要有那本事就好了。我被下放到盤山鄉中學去了。走得太匆忙了,沒來得及跟你們打聲招呼,實在是對不起了。”

  我苦笑道,心想那小姑娘會是誰呢,不會是劉小芸吧,都已經過去的事了,還管她是誰的呢。“芳姐,你路子熟,能不能幫我問問有誰想買房子,我想把我這套房子給賣了?”

  芳姐疑惑道:“好端端地把房子賣了幹嘛,那你住哪?”

  我說:“我都被調到鄉下去了,還要這房子幹嘛,再說了,我現在急需要一筆錢。”

  “怎幺,是不是遇到什幺困難了,要不要芳姐幫忙呀?”

  她把身子靠了過來,伸過一只手來親密地摟住我的肩,很有點哥們義氣地說。身上散發出成熟女人的香味,飄進我的鼻孔裏,逗得我心癢癢的,眼睛也忍不住直往她的胸前瞟。

  “不用了。芳姐,謝謝你了,一點小事,我自已會解決的。”

  我搖了搖頭。雖然她也可能只是信口說的,但我仍有些感動。

  “還沒吃飯吧?走,去我家吃去。”

  芳姐站起身道。

  “不……”

  我剛想拒絕,可是芳姐已拉著我往外拖了:“還想跟我客氣呀。正好你張哥也不在家,我正愁沒人幫我做飯呢!”

  “那個……芳姐,我也不會做飯呀!”

  “沒關系,你只要幫我打打下手就行了。”

  話音未落,已被芳姐拽進她家了。

  芳姐讓我幫她揀菜,她則去淘米煮飯。我一邊揀著菜,一邊問她:“芳姐,你老公去哪裏了?”

  “跑長途去了,沒個叁五天回不來。”

  芳姐說到這裏,有意無意地看了我一眼,嘴角帶著淺淺的笑,“他呀,一年叁百六十五天,有叁百天是在外面的。老是把我一個人扔在家裏,無聊死了。”

  “張哥他還不是爲了多掙些錢回來給你呀。”

  我被她的笑引得心頭猛跳,試探地問,“芳姐,你不是上著班嗎?有什幺好無聊的。”

  “天天晚上都是一個人睡,連個說話的人都沒有,你說無不無聊呢?”

  芳姐說著,走了過來,蹲在我面前幫我揀菜。

  她穿的是那種無袖的小背心,我坐在她面前,居高臨下地往領口處看去,竟能看到一大片鼓脹脹地嫩肉,紅色而小巧的文胸僅只能遮住頂端的一小部分,其余大部分都露在了外面,隨著她手上的動作而顫動著。

  我借著從菜籃裏拿菜的機會,悄悄地往她的短裙下面瞄了眼,登時就僵在那了。天哪,竟然是件白色的丁--褲,而且還是縷空雕花的,緊繃在兩條雪白的大腿中間那團高高隆起的肉丘上,勾出了一條深深的縫隙來,小褲褲下一團黑黑的毛發也隱隱約約的透了出來。

  我感到自已登時就立了起來,氣息不暢,好象要流鼻血了。可我的目光還是死死地盯在那她下面,忘了挪開。

  芳姐的嘴角露出了一絲若有若無的微笑,腿忽然間象是無意地往兩邊開了一些,象是故意要讓我看清楚似的。不看白不看,這下子讓我看得更加真切了,竟然看到有幾根根毛毛從她的內褲邊緣探出來。

  "好看嗎?"",好看."我正看得目瞪口呆,冷不妨吃她在我腦袋上敲了一下:“看夠了沒有,你看看你都流鼻血了。”

  “芳姐,我……”

  我摸了摸鼻子,頓時面紅耳赤,仿佛做賊被人當場捉住。

  “是不是這段時間呆在鄉下,泡不到妞給憋慘了。要不要姐幫你找個女人呀?”

  芳姐笑嘻嘻地說,絲毫也沒有生氣地樣子。

  靠,又來勾引我了,只可惜今天的我可不是當初的那個小初哥了。我也笑著和她開起了玩笑:“行呀,要找就找個象芳姐這樣漂亮的女人就行了。”

  “你個小色狼,什幺時侯變得這樣膽大了,連你芳姐的豆腐也敢吃了!”

  芳姐站起了身,“過來,先去切菜。姐今天教你怎樣做菜?”

  我哪會切菜呀,好幾次差點把手給剁了。芳姐看我笨手笨腳地樣子,一邊嘲笑著我,一邊就從我手裏奪過了菜刀:“還是我來吧,要不把你手給剁了,你女朋友還不心疼死了。”

  我剛想乘機跑客廳裏休息,芳姐卻一把抓住了我:“不許走,在後面好好地看著我是怎樣切的?”

  說著,她已把身子往後靠了靠,抓著我的手放在了她的腰上,又專心地切起菜來。可是她微微翹起的屁股隨著她切菜的動作,和我下面緊密的接觸在一起,我感覺小弟弟在一點點的漲大,並且隨著她身肢的晃動,一下下地頂在了她兩片俏臀中間,她的那裏很柔軟,隔著褲子也能感覺到她的濕熱,我忍不住加大了力度,有一下沒一下的頂了過去。

  我們倆誰也沒再說話,默默地享受著這種暧昧地刺激所帶來的別樣的快感。芳姐還在切著她的菜,只是手上動作越來越慢,氣息也有些亂了。

  到了這種時侯,我也沒什幺好說的了,雙手再不客氣,直接插進了小背心內,胡亂的摸了起來。

  芳姐雖然結婚好幾年了,可這對毫乳卻一點也沒變形,握在手中軟綿綿的,我輕輕的撥弄了下她乳尖上的兩顆櫻桃,它們立刻就在我手中挺立了起來。我情不自禁地哼道:“芳姐,我想吃你的奶。”

  噢,芳姐低低地叫了起來,一回手抓住了我下面,媚笑地擡起頭看著我:“小色鬼,你是不是憋得太久了,要不要姐來幫你泄泄火?”

国产亚洲日韩在线不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