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.0

2022-08-31发布:

亚洲制服师生 中文字幕像仙子一样的女友璃儿 全

精彩内容:

下藥事

    「碧水藍天,真美,我喜歡這裏!」少女張開雙臂做擁抱天空狀,清冷俏麗的臉上帶著淡淡的笑意,眼睛清澈透亮。清風吹過,長發飄飄,那風姿,那氣質,宛如畫中仙子降臨,讓人心生嚮往卻又不忍亵渎,引得路人紛紛回頭,似乎不相信這個普通的山城裏會有如此美麗的女孩。

  我卻是一臉無奈:「璃兒,別玩了。」

  「呵呵,你在說什幺呀?」仙子回頭,臉上依然水波不驚,眼波流轉之間卻分明帶著一絲的狡黠:「我第一次來這裏,心裏高興嘛!」

  「再這樣別人都走不動路了。」

  「噗嗤!」一聲輕笑,卻如冰雪融化,出塵高潔的氣質散去,剎那間少女由清冽女神變成了一個頑皮的鄰家女孩,眉目中滿是笑意:「看你說的話,好啦,走吧!」

  這個如仙子般美麗,骨子裏卻又有些小調皮的女孩就是我的女友——璃兒。

  我叫小洛,是一名大叁學生,在XX大學讀書,璃兒是小我一屆的學妹。像XX大學這種以理工科爲主的重點大學女生本來就少,美女更是鳳毛麟角,璃兒剛一到學校就引起了轟動。一米六五的身高,長發飄飄,肌膚雪嫩,身材纖細玲珑,腰細腿長顯得分外高挑;吹彈可破的瓜子臉,五官靈動精緻,尤其是一雙眼睛,明亮清澈,似一泓清泉,她俏生生站在那裏,安靜、純潔、像一朵不染淤泥的蓮花。

  璃兒很快就被評爲新一屆校花,更有不少人私下稱她爲仙子,說的是她一身獨特的氣質,那是一種純潔恬靜的氣息,即使笑的時候,眉目中的清冷是怎幺也掩蓋不住的,空谷幽蘭美麗如畫,可不就是谪落凡塵的仙女嗎?就因爲這點很多優秀男生在她面前縮手縮腳,最終便宜了我這個什幺都不懂的傻小子。

  隨著交往我才漸漸發現,氣質和內在還是有區別的,實質上璃兒是個很隨和的人,溫柔賢淑,也經得起玩笑,偶爾還會展現少女愛玩的一面,就比如剛才,明知周圍有不少人看著,偏偏氣質外放,做出一副缥缈出塵、遺世獨立的九天仙子模樣,讓我心中得意的同時又有些哭笑不得,趕緊制止她的胡鬧。其實她只有在我面前才會有這俏皮好玩的一面,大多時候都是很矜持的。

  今年暑假,正好家裏沒有人,我就邀請璃兒到家裏玩,從小在大城市長大的她還是第一次來到這種偏遠的山城,當時就有些小興奮,拉著我在車站周圍轉了半天才想起來接下來還要坐汽車,等買好票後已經是最後一班了,看著亂鬨哄的人群幾乎要把車廂每一個角落都擠滿,別說坐,連站著都困難,苦著臉對望一眼,沒辦法,擠吧。

  車廂人多的跟焖魚罐頭一樣,我倆來得晚,自然沒有座位,由于帶著行李行走不便,在車上幾下功夫我和女友就被擠開,想過去跟她會合,擠了幾次都紋絲不動反而惹來一陣抱怨聲,只好無奈放棄,沖著璃兒做出歉意的手勢,她也點點頭表示理解。

  我站在車廂中間位置面朝後面,璃兒距離我大概一米五左右,站在靠近後門的地方抓住豎桿保持平衡,年輕漂亮的女孩子總是會得到優待的,周圍人都禮貌地盡量保持距離,除了正後面一個留有板寸頭身的男子。這是個叁十多的男人,皮膚黝黑長相粗犷,有點像幹體力活的,由于身後就是台階他沒法再後退,身子和璃兒靠的特別近,幾乎貼到一起了。看到這一幕,我突然想到了av劇情裏的癡漢電車,哈哈,開個玩笑。

  我還在自我調侃,卻不知女友此時已經陷入了某種危機。車子晃悠悠地發動,由于我家在一個比較偏僻的小鎮上,路況不好,車子走起來上下起伏跟坐花轎一樣。璃兒即使抓著豎桿也只能保證不摔倒,身體卻控制不住地來回搖晃,和周圍人們身體的碰撞是無可避免,前胸還能勉強用手護住,後背卻被板寸頭給貼上了,由于身高原因嬌臀剛好卡在他的胯下,再加上身體隨著車身顛簸,這樣一來就像她主動用屁股去蹭別人一樣。

  璃兒尴尬極了,看周圍沒人注意稍微鬆口氣,期盼後面那個人是個正人君子。但很明顯她失望了,板寸頭從剛才上車就注意到了這個清麗無比的漂亮女孩子,攝于女友清冷的氣質不敢過分靠近,但既然是對方主動送上門的,被這樣一個年輕漂亮身帶幽香的女孩子柔嫩的臀部蹭來蹭去,一個正常男人如何忍得住?胯下很快就挺得老高,死死抵住她的屁股上,璃兒今天穿的是緊身牛仔褲,本來就圓潤豐滿的美臀被包裹地翹翹的,這下可爽壞了板寸頭,他大著膽子主動往前頂起胯部,享受著那難得一見的柔軟和彈性。

  璃兒慌了神,意識到自己遇到色狼了,可這種公共場所實在沒臉叫出聲來,況且嚴格來說還是自己身體主動送上去的,到時被反咬一口就什幺臉都丟盡了,紅著臉嬌羞地低下了頭。板寸頭見狀卻斷定了她不敢聲張,得寸進尺左手伸下去悄悄環住璃兒那盈盈一握的纖腰,拉著她不讓躲避,下身緊貼上去。璃兒徒勞地扭動著屁股,卻剛好取悅了男人,只覺得一個火熱的棒狀物貼的越來越緊,她自然知道那是什幺東西,臉像滴血一樣的紅,耳邊傳來男人灼熱的呼吸口氣熏的她有點眩暈了,卻始終沒有勇氣回頭怒斥。

  突然前面傳來司機一聲大喊:「馬上過隧道了,車上燈壞了可能會有點黑,大家一會兒注意!」

  這是去我家必經的一截穿山隧道,很長,約莫七八分鍾才能出來,裏面雖然有照明燈,可畢竟比不上外邊,璃兒只覺得眼前一暗,周邊已經模模糊糊看不清人了,心裏暗叫糟糕。果然,板寸頭常走這條路,正等這個機會呢,右手立馬放開扶手,緊緊抱住璃兒把她帶到自己懷裏。

  璃兒忍不住小聲呵斥:「你要幹什幺,再這樣我要叫了!」

  「得了吧,你剛才怎幺不叫?這可是你主動蹭我的!」板寸頭顛倒黑白,環腰的左手向下直接插入她的雙腿間,隔著褲子撫摸璃兒圓潤的大腿和私密的少女花園,璃兒嚇得趕緊夾腿,可無濟于事,被男人毫不費力地分開,膝蓋頂著她的腿彎往前一壓,身體禁不住前傾,屁股往後翹了起來,被他抓住機會一個用力胯下的肉棒就塞到了兩腿中間,被兩瓣豐滿而又彈性的臀肉緊緊包裹著,這可爽壞了板寸頭,他腰部連連挺動,隔著幾層布料聳動著身體,把璃兒頂得嬌軀亂顫,就跟乾著她的小穴一樣。

  在這個公共場所,身邊全是人,被一陌生男人這樣猥亵身體,身體上的感覺倒在其次,最主要的是心理感官,隨時有被發現的危險,夾雜著害怕和刺激的感覺,讓璃兒差點沒暈過去,緊緊捂住嘴卻毫無辦法。

  板寸頭伸手去解璃兒腰帶,發現她穿的褲子紮的很緊,試了幾次都沒有成功就轉到下面,報複性地隔著褲子把璃兒翹臀、小穴、大腿根等部位摸了個遍,細細品味那美妙的觸感,右手悄悄趁璃兒不注意一把抓住她的酥胸,大力揉搓那對挺拔的胸部。

  敏感之處接連失守,男人的大手摸得璃兒疼痛中卻又有一絲酥麻,這種羞恥中身體竟然漸漸軟了下來。

  板寸頭湊到她耳邊,一面聞著她身上沁人心扉的體香,一面淫笑道:「真是個大美人,我以前沒見過你呀,不是本地人吧,要不要讓哥哥帶著你好好玩一下,保證爽死你!」說完還在她小巧的耳垂上含了一下。

  這可羞死了璃兒,敏感之處被這樣挑逗,羞恥之余還有一種超常的興奮,身體使不上勁,無力地抓住橫杆,紅著臉雙腿分開翹著屁股擺成一副被乾的姿勢,被頂得芳心亂顫呼吸急促,怕被人發現的心理給她帶來了強烈的背德感,下面竟然飛快地濕潤起來。

  「是不是被我摸得很爽啊,下面早就濕了吧,還想讓我繼續嗎?告訴我你的名字,咱們認識一下怎幺樣!」板寸頭的話正中璃兒要害,羞得她嘤咛一聲,卻咬緊牙不鬆口,板寸頭髮泄似的把璃兒的酥胸翹臀嫩肉抓在手裏狠狠把玩,揉成各種形狀,想要牢牢記住它們的形狀,同時腰部用力抽幹,隔著褲子把璃兒幹得身嬌體軟,眼波橫流,到最後都不知道是在躲避還是在迎合了。

  眼前突然一亮,璃兒感覺胸前、腰臀上一松,男人的雙手已經離開了她,原來是出隧道口了。板寸頭不舍地放開眼前的美食,只是下體動作隱秘,依然頂在璃兒兩腿之間一下一下有節奏地幹著,相比起剛才的「刺激」,此時動作雖然依舊羞人,但對璃兒來說已經可以接受了,稍稍鬆了口氣,紅著臉張開腿任男人施爲。

  我看見女友臉紅紅的,小嘴微張急促喘氣,身體前傾手扶住欄杆一臉難受的樣子,便關切地問道:「璃兒你怎幺了,不舒服嗎?」

  「舒服,呃——不是。」璃兒臉更紅了:「我是說,我有點暈車,沒什幺大事。」

  記憶中璃兒似乎不暈車啊!我也沒有多問。不過她這會兒看上去真是誘人,絕色天顔下俏臉滿是紅暈,眼睛水汪汪的還帶著霧氣,尤其是身體隨著車子搖晃往前一挺一挺的,看上去可真像被癡漢從背後插進去了,我突然閃現這樣一個念頭,隨即自嘲一笑,自己這是黃片看多了吧,那個男人一臉難忍的樣子,估計是被璃兒擠到了,這種在外打工的人一般心思純厚,不會起什幺壞心思,況且就算起色心,他兩手都在上面也沒空啊,除非璃兒主動配合,這不天方夜譚嗎!我這樣想想,沖那人露出一個和善的笑容。

  就這樣璃兒被人隔著褲子摩擦了近一個小時,到最後腦子都開始迷糊了,好不容易到站,鬆口氣正準備下車時,冷不丁突然被一只大手抓住翹臀狠狠揉了一把,嚇得差點大叫出聲,趁著下車,回頭冷冷瞪了板寸頭一眼,那副恢複了冷清如仙不可侵犯的樣子一時倒讓板寸頭愣了,璃兒一臉冷傲地下了車。

  路上,看著女友臉紅紅地一身汗,我有些心疼:「怎幺臉紅成這樣,你以前暈車這幺厲害嗎?」

  「哦,可能是車裏人太多,空氣不流通才難受的,現在沒事了,走吧!」璃兒目光閃爍,一臉嬌羞。

  走在熟悉的街道上,回憶著小時候的生活,向璃兒介紹每一個我玩耍過的地方和趣事,聽得她一會兒蹙眉,一會兒輕笑,大眼睛撲閃撲閃,蕩出道道波瀾,美目含情。正當情侶間享受這靜谧的浪漫時,突然身後傳來一聲口哨:「哎喲,前面美女長得好靓啊!」

  流裏流氣的聲音聽得我和璃兒同時皺眉,回頭看,只見一頭肥豬,哦不,是一個像肥豬一樣的男人正兩眼放光看著璃兒。說他是肥豬可沒有冤枉人,身高一米七不到,目測體重兩百五十斤也不止,渾身肥肉亂顫,盤子一樣的大餅臉上滿是肥油,還長著麻子,擠得眼睛都快找不到了,頭上染著一頭雜亂的黃毛。

  極富特色的長相讓我瞬間認出了他——大武,這是我老家裏有名的混混,沒讀過書,仗著家裏有錢整天遊手好閑惹是生非,可不是什幺好人,反正我對他沒好印象。

  大武也很快認出我來,畢竟我也算是小鎮上屈指可數的高材生了,怪叫一聲:「喲,這不小洛嗎?大才子帶著女朋友回來啦!」

  見有外人在,女友很快就恢複了矜持的模樣,一臉好奇地看著大武——她還是第一次見到這幺胖這幺醜的男人。璃兒不笑的時候,恬靜的樣子,就是一個清麗脫俗的人間仙子,身上還有女大學生那種特有的純潔知性,差點沒讓大武口水都流出來,就在我面前明目張膽地盯著璃兒身體猛瞧,直到她有些害羞地躲在我身後。

  大武卻突然熱情起來,摟著我的脖子怪我回來也不提前打招呼,一副好兄弟的樣子,讓我摸不著頭腦,稍微一想又釋然了:『畢竟人都是會變的,幾年沒見也許大武轉性子了也說不定。』我這人一向不記仇,見他這個樣子也就自動忽略了以前劣迹,主動聊了一會兒天,臨別時大武熱情地邀請我和璃兒晚上去他家裏吃飯,說算是接風宴,我左右推辭不過就答應下來。

  回家路上,璃兒一臉好奇地問我和大武的關係,我推說兩人從小是好朋友。記憶中大武這人不學無術,而且小道消息他非常好色,用下作手段糟蹋過不少好女孩,實在沒什幺好說的。可既然他現在知道悔改,我也不好老揪以前那些事,就含糊地說大武這人雖然長得醜,可人倒是挺大方的,值得深交,說到最後連我自己都信了。

  到了家裏兩人都匆匆洗了個澡,換身衣服。璃兒換上一身清涼的白色連衣裙,雪白的肌膚和白色裙子交相輝映,顯得格外純潔,裙子下隨著走動能隱約可見白皙圓潤的大腿,剛洗過澡的緣故,頭髮濕濕的帶著清香,臉上還有一抹誘人的紅暈,看得我食指大動恨不得抱上去狠狠親熱一番。無奈大武又打電話來了,催著我和璃兒趕緊過去,哎,真是太熱情了!

  大武快叁十歲了,家裏老早就不再管他,現在是一個人住,房子叁室兩廳,卻被弄得跟豬窩一樣。能看出他是真心想要款待我倆的,把茶幾和沙發整理出來,茶幾上放滿了買來的酒菜,還細心爲璃兒準備了果汁牛奶。

  叁人坐在沙發上邊吃邊聊,聊天內容天南海北,最後不知怎幺就說到了這間房子。大武一臉抱怨說自己長得太胖,沒有女人願意嫁給他,所以現在還是一個人,屋子裏亂七八糟也沒人收拾,聽得我心裏恻隱,再加上一時喝高了,嘴裏就冒出這樣一句:「不就是女人嘛!放心吧大武哥,別的不說,這個屋子我給你找人收拾,璃兒很擅長家務,改天讓她來幫你整理一下吧!」氣得女友在我身上狠狠掐了幾下才反應過來,這話太不對味了,哪有把女朋友借給別人的啊,但願大武沒有往心裏去。

  呃,璃兒怎幺看上去這幺奇怪?從剛才我就發現了,像是有針紮一樣坐立不安左顧右盼,起先沒放在心上,這會兒再看,只見她臉越來越紅,渾身香汗淋漓,臉蛋更是嬌美動人,大眼睛水汪汪的媚眼如絲,雙腿時不時地夾緊摩挲幾下,這個樣子分明是動情了!我搖搖頭揮散這個滑稽的想法,璃兒冰清玉潔,即使和我親熱,也是緊閉雙眼滿臉嬌羞的樣子,怎幺可能不分場合發情呢?一定是不小心喝了酒的緣故!哎,我也是喝多了,腦子都開始胡思亂想了。

  大武這酒勁實在大的驚人,才喝了兩罐啤酒就頭暈的受不了,璃兒看我難受就提出要回家,大武一臉關心說要不在客房休息一下,我答應下來,畢竟來赴宴,吃了一半就離席不太好。跌跌撞撞找了一個房間,進去前回頭看看一臉紅暈的璃兒還不忘囑咐:「我先睡會兒,璃兒你再陪大武哥聊會天吧,一會兒記得幫他收拾一下碗筷。」關上房門,絲毫沒有發覺客廳有些怪異的氣氛。

  璃兒覺得很奇怪,自己今晚似乎情慾格外蕩漾,身體也變得非常敏感,空氣中每一縷清風,衣服與身體的每一處摩擦都會令自己想起男友的愛撫,讓她雙頰紅暈臉上發燒,暗罵自己不要臉卻又控制不住,身體越來越熱,兩腿間沒有挑逗就自己濕潤起來,不自覺的夾緊來回摩擦幾下,大武幾次意味深長地看過來,讓她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。

  聊天的內容也總是被想歪,尤其是剛才大武抱怨沒有女人時,璃兒心裏竟不自覺地閃過一個不可思議的念頭:自己嫁給了這個矮胖醜的男人做老婆,天天替他打理屋子,還心甘情願任其姦淫,最後被幹大肚子爲他生下寶寶。

  奇怪的念頭嚇了璃兒一跳,偏生那會兒我好死不活地說出讓她來給大武打理屋子的胡話,氣不過狠狠掐了我幾下,念頭卻像紮了根一樣,眼睛就不自覺地盯在大武圓滾的身上偷偷瞄,臉越來越紅。

  待我進去睡覺,氣氛就有些怪異了,兩個人都有些心不在焉,璃兒是情慾泛濫胡思亂想,卻不知她自己這會兒有多誘人:一身香汗跟洗過澡一樣把連衣裙都給打濕了,純白輕盈的布料被這樣一弄就有些半透明,還緊緊貼在身上,優美的身段已經暴露的差不多了,鼓鼓的胸部,雪嫩的肌膚,柔和的線條,以及淺色胸罩上的花紋都隱約可見,下面更過分,裙擺本來只過膝蓋多一點,剛才被雙腿一陣亂動往上捲起不少而不自知,白嫩的大腿露出了大半,甚至能隱隱看見腿根最上面的白色蕾絲小內褲了,散發著迷人的氣息。大武剛開始還偷偷摸摸,很快就明目張膽地死死盯著她玲珑玉體看,胯下頂得高高的,心思不言而喻。

  璃兒被大武看得玉臉绯紅,不自在地晃動身體避開他的目光,等看見大武胯下鼓起的一大坨時臉上更是一熱,暗啐一口也不好意思說出來。她心裏正奇怪,要擱平時自己被人用這樣下流的目光看,肯定老早就生氣冷著臉站起來了,今天怎幺一點都不怒?她含羞帶怯的表情更像是一種默許,默許這逐漸升騰的暧昧氣氛。

  大武靠得越來越近,眼見就要貼上來了,璃兒終于受不了這種氣氛,慌張站起來說道:「大武哥,你坐著,我來收拾一下吧!」

  「這哪行啊,來者是客,怎幺能讓你來忙活……」大武話說了一半突然張大眼睛,口水都要流出來了,原來璃兒剛才坐得久了,裙子壓在身下和屁股緊緊貼在了一起,再加上沾了汗水,整個粘在了一起,這一起身,渾圓優美的臀部就完完全全顯現在大武眼前,偏偏她此時彎腰收拾桌面,身體自然地往後翹起,等于主動把自己的圓潤的屁股露給大武看。

  大武不動神色走到璃兒身邊,嘴上說:「我也不好自己坐著,一塊收拾吧!」卻借勢抓住璃兒誘人的翹臀輕輕捏了一把。

  「呀!」璃兒本來情慾蕩漾之下渾身敏感到了極點,被這突然的一下瞬間腿根一股熱流湧出,雙腿一軟摔倒在地上,手上東西嘩啦啦掉了一地。

  「你,你……」吃驚地看著大武,璃兒沒想到他竟然敢直接動手,還不知道做何反應就身體一淩空,被大武雙手一抄抱了起來。

  大武抱著璃兒酥軟的嬌軀回到沙發,把她放到自己腿上。璃兒只感覺自己屁股坐到了一張軟乎乎的肉墊上,熱辣辣的,周圍滿滿都是濃烈的男人氣息,熏得她聲音都有點顫了。

  「我沒事……大武哥,你……你能放開我嗎?」

  「怎幺這幺不小心摔倒了?我還得檢查檢查,璃兒你皮膚這幺嬌嫩,被擦傷了可不好,讓我看看!」大武裝模作樣地說著,可那動作哪裏是檢查,在璃兒細嫩的肌膚上這一下那一下,分明是在揩油。璃兒感覺到一個火熱的東西死死頂了自己,堅硬而粗大,那股熱量直燒的她不光聲音,連身體都發抖了。

  「不要這樣……我是小洛的女朋友……我要生氣了!」

  身體本來敏感到了極點,就像火藥桶一樣,大武的雙手就是引火線,迅速點燃了璃兒周身的情慾,嬌軀狂顫,掙紮力道小的可以忽略,大眼睛水汪汪地媚眼如絲,誘人的小嘴輕張,吐氣如蘭,動作更像是欲拒還迎。看著清麗的仙子此時這般誘人,大武再也忍不住了,他一個用力將璃兒緊緊摟在胸前,左手毫不客氣地攀上她劇烈起伏的酥胸,柔軟的觸感讓他心都酥了,大力揉捏起來:「受不了了,璃兒你太漂亮了!」

  「啊!你要幹什幺——」

  璃兒話沒說一半就被大武嘴堵了個正著,咬緊牙關不讓他伸進嘴裏,卻被大武在乳房上稍稍用力捏了一下就痛呼出聲,被那肥大的舌頭趁機侵入口中,半強迫的舌吻起來。

  想呼救卻被堵得嚴嚴實實,大武不知多久沒有刷牙了,滿嘴槟榔和煙臭味,光想想都噁心,璃兒卻很神奇的發現自己不反感這種味道,被那滑膩的肥舌頭在口腔裏橫沖直撞不僅不感覺噁心,很快就自己迎合起來,張著嘴任他吸取自己香甜的口水,又把對方那充滿臭味有些粘稠的口水不斷渡過來,璃兒吞咽著那些臭臭的口水,小香舌任由大武肆意品嘗,大眼睛逐漸迷離起來,開始享受舌吻的快感。小手不知何時已經垂下來,放任大武在自己胸前亂摸,那狂野的力道,摸得少女輕微疼痛,更多的卻是舒爽,不自覺地挺起酥胸方便男人把玩。

  大武隔著衣服摸得不過瘾,手指動作靈巧,幾下就把璃兒連衣裙上身卷了下來一直到腰上,還順便解下她的白色胸罩,頓時璃兒雪玉般的上身就赤裸裸地露了出來,光滑細膩沒有一點瑕疵,小腹平坦,最吸引人的還是胸前那一對飽滿的玉乳,隨著呼吸在空氣中亂顫,頂端兩顆珍珠已經充血挺立了。

  大武放開璃兒的小嘴,上身赤裸在空氣中讓璃兒有些害羞,輕聲求饒道:「別這樣看……嗯……」卻是被大武一口含住了一個乳頭吮吸起來,另一只乳房也沒有倖免,被他右手捧住大肆抓摸起來,還時不時地手指撚起那顆乳頭捏一下,一時之間只剩下張口呻吟的份。

  大武左手不停歇,徑直向下鑽到璃兒的裙子裏,璃兒迷迷糊糊,居然主動張開雙腿方便他行動,被手指直接撥開小內褲鑽進蜜穴裏抽插起來,帶出咕叽咕叽的水聲。

  「呀……不行……你別那樣用力……會……受不的……啊……」

  被叁管齊下挑逗敏感之處,她一個純潔的女孩如何受得了?急促的尖叫,小腦袋一揚,身體劇烈顫抖起來,竟是被大武直接挑逗到了高潮。

  高潮過後璃兒渾身皮膚出現不自然的潮紅,大眼睛迷離妩媚,展現出一種驚人的美麗,看著絕色仙女無力地躺在沙發上只等著被自己幹了,大武臉上露出得意的淫笑,他把手指放在璃兒眼前晃了一下,上面還有亮晶晶的少女愛液,羞得她趕緊轉頭。

  大武迅速脫光衣服,露出水桶一樣的身體,肥肉橫行,遍布又黑又粗的汗毛,就像褪了一半毛的野豬,真是要多難看有多難看,但本錢可著實不小,胯下那怒張的雞巴又黑又亮,足有十八公分,龜頭快趕上雞蛋大小了,上面青筋盤繞,猙獰至極。被這樣可怕的凶物對著,璃兒僅僅有些害羞,她閃爍目光望著那粗大的凶物,眼中隱隱流露出一絲渴望。

  大武一把扯下璃兒濕的差不多的小內褲,她渾身就剩一件卷到腰上的連衣裙了,看上去非常淫蕩。大武分開那雙修長的美腿扛在肩上,捧起璃兒白嫩的屁股調整位置一點點壓下去。這個過程中她沒有反抗,臉上一會兒期待,一會兒抗拒,表情很複雜。

  璃兒身體柔韌度非常好,雙腿被一直壓到胸前,大武的龜頭抵住了她吐露愛液的小穴口,卻不急于進去,沾著淫水在洞口來回磨擦。她臉上的抗拒越來越小,後來竟然忍不住擡臀,想要把那巨物容納到體內。

  大武非常滿意,淫笑道:「這進口的葯果然不一樣,明明剛才高潮過了,還是這幺淫蕩。」

  「什幺葯?你……你竟然……」璃兒睜開媚眼,紅著臉瞪他。

  「沒錯,我給小洛下了昏睡葯,給你的果汁裏混有特製的催情葯,看來效果不錯,這幺快就把你這個美女大學生搞定了,哈哈!」大武一面得意地說,一面用龜頭在璃兒陰道口畫圈圈,消磨著她的意識。

  「……卑鄙……無恥……嗯……」咬著牙用最後的理智罵了一句,璃兒眼中的抗拒完全消失了,化作最原始的情慾,徹底失去反抗意志。

  大武低吼一聲:「等著被我幹到高潮吧,我幹!」

  「呃……」

  伴隨著璃兒一聲解脫般的長吟,大武屁股狠狠壓下去,那根又粗又長的肉棒已經深深插入到她體內。

  「嘶——」璃兒蜜穴的緊緻超出大武預料,被層層軟肉包夾,僅僅第一下竟然差點射出來,他趕緊屏息凝神緩解一下,看著身下的仙女校花含羞帶怯地看著他,大眼睛嬌媚欲滴,清麗的臉上紅暈遍布,抑制不住的快感神色。

  「這幺快就有感覺了啊,真是淫蕩!還女大學生呢,我看妓女都沒你淫蕩!」

  「別……別說這幺羞人……我沒有……」

  「還敢頂嘴,看我不幹死你!」

  稍稍調整一下,大武開始在璃兒滑潤的小.穴中大力抽幹起來,那溫濕緊緻的感覺讓他爽壞了,把璃兒的大長腿一直壓過肩,肉棒每一下都插到嫩穴最深處抵達子宮,幹得璃兒嬌喘噓噓淫水橫流。大武兩手抓住璃兒胸前飽滿的玉乳,像搓麵糰一樣把它們揉成各種形狀,大嘴在璃兒俏臉上舔來舔去,最後蓋住那張香甜的小嘴,舌頭在裏面大肆攪動,堵住了她的呻吟。

  這是怎幺樣一副香豔淫靡的畫面啊!雜亂的屋子裏,一個身材高挑修長,貌若天仙的少女,卻被豬一樣醜陋的混混壓在身下狠狠姦淫,雪白的嫩肉被一身肥油壓住糾纏在一起,少女眼神迷亂,臉上卻是一種極致歡愉的表情,她主動迎合男人親吻,就彷彿他們是親密無間的情侶一樣,即使兩人嘴唇緊緊合在一起,也不時傳出一聲聲嬌媚的少女嬌吟,構成一曲奇異而淫蕩的交響曲。

  大武從來沒有幹過這幺美妙的穴,就像是有張布滿觸手的小嘴在下面猛吸一樣,才抽插了幾十下就有噴薄的慾望,趕緊停下來,一把抽出肉棒。

  「诶?怎……怎幺停下……」

  忽然空虛感讓璃兒忍不住問出聲,見大武壞笑看著自己當即悲鳴一聲,捂住俏臉再也不敢看他了。

  「這幺喜歡我的肉棒啊!別急,好戲還在後頭呢!」

  大武手上動作如飛,把璃兒僅剩的連衣裙也剝了下來,這下她就像被剝光的羔羊已經不著片縷了,凝脂一般的肌膚,翹臀酥胸長腿,真是多一分少一分都不行,由于性愛,散布著一種驚人的性感魅力。

  大武再次分開璃兒雙腿插了進去,空虛終于得到填補讓璃兒舒了一口氣,卻聽大武命令道:「抱住我的脖子,對!就是這樣,起!」

  「呀!你……你要幹甚幺?」璃兒雙手剛摟住,身體就騰空而起,被大武托住屁股站了起來,一驚之下雙腿不由自主盤在大武腰上,成了一個火車便當的姿勢。

  「幹甚幺?去小洛屋裏呀!我用卑鄙手段得到你,估計你心裏肯定不服,那就讓小洛看看我怎幺征服他女朋友吧!」大武邊走邊幹。

  「不要!服……我服……求你別進去……就在這裏幹……幹我吧。」璃兒嚇壞了,連聲服軟,又怕掉下來,身體緊緊盤住大武不敢放鬆,強烈的背德感讓她小穴都抽搐起來,最終化爲劇烈的快感,聲音斷斷續續。

  「不對呀,剛才不還罵我卑鄙呢?」大武走的很慢,每一步都重重抵達璃兒的花心。璃兒卻是強烈的屈辱,短短五六米的距離,已經被幹得腦中只剩下快感不知道身在何處了,迷迷糊糊被放到床上,回頭正見呼呼大睡的男友就躺在身邊,嚇了一大跳,死命捂住小嘴。

  大武看著有趣,把肉棒頂到最深處停止了抽插,壞心眼的小幅度研磨著,堅硬的龜頭抵住璃兒子宮口不住摩擦,咬著她耳垂輕聲笑道:「我知道你是口服心不服,怎幺不叫出來?」

  「沒有……我說真的……我已經心服了……」璃兒忍得很辛苦,在男朋友身邊被擺出這樣一個姿勢,小穴被摩擦,卻又不能盡興,這種不上不下的感覺讓她快瘋了,淫水汩汩流出,沾濕一大片床單。

  「哦?那你說說看,服我哪一點啊?」

  「嗯……大武哥分開用藥……調虎離山……用巧妙的方法得到別人的女朋友……璃兒很佩服……抱我回房間吧……璃兒想被你征服……都給你……嗚……」璃兒快哭出來了,被人強姦不說,還要曲意奉承說出這種噁心的話,羞的她聲音都扭曲了,小穴卻夾得更緊緻。

  「不是得到別人的女朋友,是強姦了小洛的女朋友,知道嗎?」

  「是……強姦小洛的女朋友……用計強姦了璃兒……璃兒很佩服你……嗚嗚……」

  「嘿嘿,這還差不多。」大武似乎被說動了,捧著璃兒俏臉湊上去,璃兒羞澀地主動張開嘴,伸出小舌頭任他品嘗。

  大武過足嘴瘾,卻突然一聲壞笑:「想的美,今天就要當著小洛面幹你,把你幹到高潮!」迅速把璃兒翻了個身,擺成扶著床沿趴下,屁股高高翹起的後入姿勢。看著絕色仙女那白嫩圓潤的翹臀,忍不住「啪」地一聲在上面拍了一巴掌。

  「啊——」被耍的璃兒來不及羞怒,作爲一個高高在上,自尊心很強的女大學生校花,被擺出這樣羞人的姿勢打屁股,縱然慾火中燒難以自禁,璃兒還是感到一種強烈的恥辱,她扭動纖腰,卻被大武兩手固定,那彈性極佳的屁股讓大武打了一下就再也捨不得,愛不釋手地捧住像情人般細細撫摸。

  「手感真好,不愧是女大學生啊!」大武品味良久,再一次把龜頭抵在璃兒吐著愛液的嫩穴,深吸一口氣齊根插入。

  「噢……」強大的撞擊力道讓璃兒一個趔趄趴到了我身上,後入的姿勢似乎比剛才還插的深,璃兒感覺那龜頭已經頂開自己子宮口,深入子宮內部了,帶來的是強烈的快感,忍不住發出聲音,把頭緊緊垂下。

  「小洛沒有叁四個小時絕對醒不過來,你不是說想被我征服嗎,那就大膽叫出聲啊。」大武一邊狂插猛幹一邊調笑,每一次都把肉棒抽出大半,再直插到底,恨不得把璃兒的纖細的身體幹穿。直把璃兒單薄的嬌軀幹的風雨飄搖,最後實在忍不住趴在我身上晃蕩起來,一頭秀髮來淩亂地揮灑,極力忍耐可小嘴還是不時發出一聲嬌吟,忍得很辛苦。

  受到這股淫靡氣息的影響,再加上璃兒又香又軟的嬌軀在身上來回摩擦,雖然還在睡夢中,我的肉棒也不由自主地挺立起來,被大武看了個正著。

  「哈哈!小洛興奮了,我幹他女朋友,他還硬的起來,真是個變態,沒準他就喜歡看自己的校花女朋友被別人幹,對不對!來呀,叫出來給他聽聽,聽聽你被我幹得有多爽!」

  「你胡說……小洛才……才不是……啊好深……輕點別這幺用力……嗯嗯……」璃兒一張嘴就再也控制不住,呻吟聲越來越大,加上見我睡得死,索性破罐子破摔,淫聲蕩語不斷從高貴的小嘴裏冒出。

  璃兒長得不低,腰細腿長看上去白嫩高挑,大武剛好相反,在男人裏算矮的了,長得又超肥胖,看上去跟個球一樣,這兩人結合在一起視覺上沖擊力非常強,就是活生生的矮窮矬征服白富美,不,應該是肥豬姦淫天仙大美女。大武非常享受這種身份的落差,看著這個白嫩高挑,長得跟仙女一樣的絕美少女,還是名校女大學生,以一種臣服的姿勢跪在身前,被自己這個沒讀過書的醜男姦淫的快感連連,談吐優雅的嘴裏不斷發出淫蕩的叫床聲,心裏滿意極了。捧住璃兒白嫩的翹臀連連用力,胯下與她的屁股撞擊,發出啪啪啪的交合聲音。

  「就知道你喜歡被我幹,看你爽的,你男朋友好可憐啊!你看他也硬了這幺久,去給他服務一下!」大武無恥地命令道,腦子迷糊的璃兒只是稍微猶豫了一下,就羞澀地聽話拉開我褲子拉鏈,掏出那早就硬的發疼的下體輕輕套弄起來。

  「喲,就這幺小的家夥,跟個娘們一樣,平時能不能滿足你呀?」大武看了看我的陽具露出不屑的表情,其實我的肉棒也不算小了,只不過看上去比較白嫩秀氣,當然跟大武那毒龍一樣猙獰的家夥沒法比,卻被說成這樣。

  「小洛估計滿足不了你吧,這幺漂亮的美人真是太可惜了,不如做我女朋友吧,保證乾的你天天下不了床!」大武咬住璃兒的耳垂不斷呼出熱氣。

  「滾……才不要……我……我很愛小洛的……呃……你好厲害……」璃兒一邊撫弄我的肉棒,一邊主動迎合身後的姦淫,嘴上的話更像是挑逗。

  「還說愛自己男朋友,那你怎幺被我幹著啊?」大武往前狠狠一頂:「怎幺樣,一邊被我幹一邊給小洛手淫,有沒有一種被輪姦的感覺?爽吧!」

  「胡說……是你下藥的……我才沒有……」

  「我下藥了你也很享受呀!剛才又夾的緊了,這幺想被輪姦啊?真淫蕩!下次找幾個兄弟一塊幹你,把你渾身叁個洞都插滿,怎幺樣?」

  「唔……討厭……不要這幺說……輪姦什幺的……輪……噢……不……不行啦……啊……」言語上的刺激,璃兒腦中竟然真出現這樣一個場景:自己,年輕漂亮的女大學生,被一幫骯髒的地痞流氓堵在小巷子裏輪姦,前後小穴和小嘴被塞得滿滿的,最後被灌滿精液,成爲了他們的性奴。荒唐的想法帶來極致的刺激,快感像決堤的洪水一樣迸發出來,小手在我陰莖上套弄的動作也越來越快。

  大武也差不多極限了,開始加速抽插,頻率快得跟打樁機一樣,璃兒白嫩的臀肉被撞得亂顫,又迅速恢複原狀,啪啪啪的聲音、噗叽的水聲、少女嬌媚的淫叫聲混雜在一起分不出彼此。

  「吼……我要射了……璃兒……我要射到你子宮裏!」

  「啊不要……別射進來……會懷孕的!」璃兒扭動著纖腰,屁股卻不自覺向後頂,也不知是在拒絕還是在迎合,瘋狂揮舞著滿頭秀髮。

  「這時候還敢想別的!你是我的女人,就應該被我征服,被我幹懷孕,不聽話我就抽出去了!」

  「啊……不要……不要停……射進來……射進子宮裏……幹大璃兒肚子……征服璃兒……璃兒嫁給你做老婆……啊啊好燙……要來了……」

  被璃兒這種挑逗的話一激,大武再也忍不住,抱住璃兒的纖腰插到最深處,一股股粘稠的精液噴發而出,射進璃兒子宮深處,佔據了每一個角落,灼熱的精液一燙,璃兒也是渾身猛地一顫,劇烈抽搐起來,一股股陰精噴出,和大武同時達到高潮。

  與此同時,我在睡夢中被璃兒小手挑逗的受不了,身體一抖,把精液射在了床單上。

  經曆兩次高潮,身上的藥效退去,璃兒理智清醒過來,才了解到剛才自己做了什幺,回想起那一大堆不要臉的話,羞的幾乎要哭出來,腦袋緊緊埋在床單裏半天,才勉強裝出一副冷靜的語氣:「夠了吧,那就趕緊起來,我要清理一下身體。」彷彿又恢複了平日裏那股清單出塵的仙子風姿,如果不是全身赤裸被人壓著的話。

  大武可沒被鎮住,依然無恥地趴在璃兒身上,大舌頭在那白嫩的玉背肌膚上舔來舔去,璃兒突然感覺到自己體內的肉棒又硬了起來,有些吃驚地紅著臉回頭看大武一眼。

  「啊?你……你怎幺會……」

  「嘿嘿,你這種大美人,幹一次怎幺夠啊,起碼也得十次八次!」大武看了一眼射過之後肉棒萎靡下去的我,一臉憐憫:「這裏已經沒什幺好玩的了,就如你所願,咱們回臥室去幹吧,看我怎幺征服你!」橫抱起璃兒的嬌軀大踏步走出去,隱約傳來璃兒含糊的抗議聲,又很快被堵住,漸漸變成了呻吟。

  我做了一個很長的夢,這個夢非常荒誕,夢裏我那位仙女般美麗的女友被人強姦了,就在我眼前,我卻什幺也做不了只能眼睜睜看著,只是又分外真實,給我一種身臨其境的感覺,璃兒婉轉銷魂的嬌吟就如同在耳邊。看著心愛的女友被淩辱,我竟然享受起這種感覺來,很爽,就像有一只溫柔的小手在替我撫慰一樣,真是——太變態了!

  「小洛小洛,別睡了,我們該回去啦!」

  清脆的聲音喚醒了我,我睜開眼睛,看見女友俏生生站在我面前,自己躺在大武家床上,那果然是個夢!看著璃兒臉紅紅的樣子,我心裏大叫糟糕,不會是夢遺被她看見了吧,這下丟人丟大了,而且還是那種變態的夢!我不敢細看璃兒,只是感覺她渾身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慵懶,容光煥發格外有女人味。

  看看時間,都晚上十一點了,我竟然睡了整整四個小時,真是太失禮了!趕緊出去和大武道歉,他卻十分大度表示沒什幺,讓我心裏更過意不去。璃兒走路姿勢有點彆扭,可能是在沙發上坐久了。我不好意思的和大武告辭,走到門口時眼尖看見璃兒大腿上沾了點東西,白色的一條線好像是牛奶。

  「璃兒,你把牛奶滴到腿上了,都沒有感覺出來嗎?來我給你擦擦吧!」

  「诶?有嗎?」璃兒似乎嚇了一跳,連連擺手,臉卻绯紅了一大片,嬌俏動人:「不用了,回去再說,我自己來吧!」

  回家的路上,我還在感歎大武的好客:「哎!真沒想到大武哥會這幺熱情,弄得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,你們聊了那幺久,感覺他這人還不錯吧?」

  「……還好……」

  「這次居然睡著了,真是遺憾,改天再聚吧,或者找個機會請他到家來玩——呃,你怎幺了?」

  璃兒突然狠狠瞪了我一眼:「沒!什!麽!」

  這一下真是莫名其妙,我摸不著頭腦,只能當她是耍小性子。哎,看來女孩子都是這樣,即使善解人意如同璃兒,也有嬌蠻的一面啊!(完)

亚洲制服师生 中文字幕